原鸣

遥望建安十三年。

《矶岸赤,江涛白》093 蓄势待发(中)

093 蓄势待发(中)



  一阵爽朗的笑声响过,周瑜徐徐负手迎上众人骤然而至的视线,然后将目光重新锁定在身后那张巨大的、大约已被他研磨过千百次的舆图上。——与其说他是自己在看,倒不如说他是空出时间,让大家也仔仔细细地看。

  “我意,挥师西上,于此地,迎面痛击曹操主力!”

  他说这话时手指舆图,声音并不很大,但果断有力如一把利凿夯入山石,而凿尖的最终指向是——赤壁[1]!

  簌簌地,像是碎石屑落下——那是鲁肃深吸一口气的声音。此地在陆口以西约十里处,周瑜选战场于此,大约首要考虑的是防止陆口落入曹操手中。从长江自陆口入陆水可抄近路直插柴桑,陆口有失,江东立时便是危局。因此对我方而言,陆口的战略地位并不逊于夏口。只是走长江水路,陆口距夏口近四百里,抛却本营,举军西进如此之远的距离,却是谁也不敢贸然提出的。是以,从最初的惊诧,继之的沉默,再到提出观点,鲁肃仿佛经过了极大的思想斗争:

  “敌强我弱,众寡悬殊,如此战法,会否……太过冒险了?”

  周瑜淡淡一笑,朗声道:“兵者,诡道也。我强敌弱,则示以羸形,动之使来;我弱敌强,则示以强形,动之使去。敌之动作,皆须从我,方为致人而不致于人之道。且彼众我寡,众者必怀骄矜,我以致命之师,击彼骄矜之卒,其势必胜。彼威势既折,三军夺气,便如破竹数节后,迎刃自解,无复著手;我兵威既成,则如圆石在山,屹然其势,一人推之,千人莫制!”

  此言一出,吕蒙、周泰、甘宁几人互相交换着目光,顿时都眼睛发亮。就连隆冬时节阴冷的空气也仿佛在这一刻骤然升温了几分。

  鲁肃闻言亦兴奋得频频颔首,只是眉宇间似仍有一丝隐忧。吕范遂忍不住出言道:“兵贵任势,以险迅疾速为本。公瑾所言,字字珠玑,子敬复有何虑?”

  鲁肃尚在斟酌字句,老将韩当已肃然道:“话虽如此,然此等大事,须计出万全方有胜算,岂可孟浪从事?”

  “老将军请看,”闻言,周瑜再度转向舆图,语意谦恭地道,“赤壁此地虽去夏口甚远,然山峦重叠,河湖交错,非但陆上地形复杂,江中亦沙洲林立,水势多变。”

  他的手指依次滑过陆口,西去陆口约十里处的赤壁,又西去赤壁约十里处的太平口,这三地自东向西沿江而列,皆已被他用朱笔着重圈出。太平口是太平水的入江口,太平水连接西南方向一个名唤太平湖[2]的大湖与长江交通。赤壁北临大江处乃是一片山崖,像一座天然屏障,山南陆地上亦星罗棋布着众多大大小小的山峦湖泊,更有一些从西面太平湖及东面陆水延伸过来的支流纵横连缀其间。赤壁山脚下又有石头口,石头水汇集山南诸湖自此注人长江。

  而大江之中,光是太平口以西便有一座极为狭长的沙洲将江水一分为二,名曰篾洲,颇为名副其“形”。陆口对面,更有一座极大的呈半月形的沙洲阻断江流,名曰擎洲,长江至此分流形成一个大弯。由此,完全可以想见此段江流之复杂多变。

  江北乌林[3]则一壁是遍布湖沼的云梦泽,一壁是长江,夹在其间,其地势逼仄,像一条狭长走廊。乌林自西向东又分为上乌林、中乌林、下乌林。上乌林西接白螺山,白螺山又西接华容道,可藉此通往江陵。下乌林之背有黄蓬山,东出则是周瑜于建安十一年已牢牢占据的麻屯口。

  “孙子曰:夫地形者,兵之助也。料敌制胜,计险厄远近,上将之道也。”周瑜唇角的笑容透露着强烈的自信,“但得初战取胜,将曹军迫逐至江北,乌林前有大水,后有沼泽,进则不得,退复有碍,当此之地,曹操纵有百万大军却又如何施展?……沿江之民,以柴草举炊,方今盛寒,人尚难以熟食,战马可得饱食乎?……刘表降卒几占曹军之半,新附之志不坚,表之众又素未有远征之志者也!”

  周瑜目光烁烁,步步为营地廓开大计:“观曹氏以往用兵,惟在一个‘变’字。所谓兵无常形,兵无常势,盈缩随敌,谲敌制胜。然诸君可曾留意,今时今日,曹操竟未增合肥一兵一卒?”

  他忽地顿住,一直被他牵引的思路便也陡然一滞。——对呀,方才各地斥候汇报军情时,他曾特别问到合肥,只是那一刻我并未多想。

  “合肥,淮右襟喉,江南唇齿……”

  衔着一丝笑意,周瑜的语调倏忽放慢下来,像是留给人们足够的时间思考。

  南征伊始,曹操的目标很明确——荆州。可如今,除了江夏这最后一隅,他其实已达成初志,而将目光转向了江东。目标变了,战略部署自应随之改变。而征江东,莫如一路自长江东出,一路自淮泗南下。可除了寄给权一封恐吓信,曹操竟对合肥漫无布置,要知道,他并非抽调不出足够的兵力。

  “兵贵神速,顺江而下,水军之行军速度可达陆军两倍以上。然自江陵东出,曹操竟无视舟船运兵之利,反将大部北兵分置长江两岸,与水军齐头并进,水陆俱下。诸君可曾想过,曹操此举究竟何意?”

  循着周瑜的提示,我的脑子飞快转动着:曹操这么做,我想除了北兵不惯乘船,恐怕更有翼护及监视之意。大约对于以刘表降卒为主干的水军,他自己亦是不自信、且不完全信任的。

  吕蒙等人早已纷纷议论开来,大家的看法基本一致。周瑜专心致志地听着,不时露出一丝浅笑,直到场中再度归于平静,而他再度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他在示威,示雷霆万钧之威!他在造势,造泰山压顶之势!”



  注释:

  [1]赤壁,位于今湖北省赤壁市(原蒲圻县)。

  [2]太平湖,今湖北省赤壁市黄盖湖。

  [3]乌林,位于今湖北省洪湖市。

评论
热度(7)

© 原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