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鸣

遥望建安十三年。

《矶岸赤,江涛白》091 枭雄(下)

091 枭雄(下)



  “枭雄。”

  当甘宁在沉吟半晌后吐出这两个字,我看到周瑜眸光一闪,展眉一笑——这也正是一直以来,他本人对于刘备的评价。

  然后甘宁讲起了一些自己在荆州时的耳闻:刘备到来后,荆州豪杰归附其麾下者日益增多,刘表深为忌惮,表面对刘备礼遇有加,暗中却时时防备。刘表曾邀请刘备赴宴,蒯越、蔡瑁欲趁机捕杀刘备,刘备机警地察觉到对方的意图,便借口如厕悄悄逃离。逃离途中,堕入襄阳城西的檀溪水中,危急之际,刘备对坐骑的卢道:“的卢,今日危矣,可努力!”那的卢马竟真的一跃三丈,跳出河去。

  “启禀大都督,刘豫州遣使劳军,来人已至舱外。”

  刚刚到达樊口,刘备使节已至,想来他该是日夜派人在江边巡逻、引颈以望我江东援军吧?

  周瑜淡笑扬声:“有请!”

  是麋竺,一个祖世货殖,僮客万人,资产巨亿,并将妹妹嫁予刘备的人。不过听说他妹妹在刘备这次不怎么高明的逃跑行动中死于曹军兵锋之下了,着实可惜可叹。

  奉上礼单,照例是一番寒暄,然后麋竺委婉地问周瑜可否前往刘备军中共商大事。周瑜微微一笑,答:“身负军任,不可擅离职守。豫州傥能屈威,诚副其所望。”

  ——他要刘备来见他,明白无误。

  刘备,朝廷封拜的豫州牧、左将军、宜城亭侯。周瑜、鲁肃、甘宁不约而同地以枭雄目之。

  ——枭,一种传说中生而食母的鸟。

  细细咀嚼这个词,心头滚过的竟是一种怪异感觉。因他除了具有“枭雄”的评价,还有“仁义”的名声。枭和仁义,我实在难以将二者联系到一起,于是这怪异感觉的指向便是——矛盾。是的,在我看来,他实在是一个矛盾的人。

  ——他是织席贩履之徒;他是帝室之胄。

  ——他拙于用兵,每战辄败,奔亡不暇;曹操谓之:“今天下英雄,惟使君与操耳。”

  ——吕布诸将说他“反覆难养”,劝吕布“早图之”;袁绍说他“弘雅有信义”,闻他来投,出城二百里亲迎。

  似乎一直以来,矛盾的他就这样被人们矛盾地轻视并看重着。抑或,你可以不看重他,但你绝不可以轻视他。

  吕布忽略了这一点,于是白门楼上,当被曹操面有犹疑地套上绞索的吕布瞥见刘备为座上宾、遂满心欢喜地向他求救时,他轻飘飘一句“明公不见布之事丁建阳及董太师乎!”,而将绞索牢牢收紧。

  曹操也曾在品尝了他亲手培育的菜蔬后忽略了这一点,于是他一面与曹操出则同舆、坐则同席,青梅煮酒、纵论英豪,一面又悄悄投入到董承诛杀曹操的密谋中,然后一转身便袭夺了刚刚易姓为曹的徐州——当然他完全可以说徐州本姓刘,这不过是物归原主。

  吕布犯下了错误,然而除了骂一句“是儿最叵信者”已没有机会挽回了。可曹操有,于是我们看到奸雄曹操衔着巨大的恨意席卷荆襄,务要将枭雄刘备置之死地而后快。

  “今治水军八十万众,方与将军会猎于吴。”

  与其说曹操是在恨刘备,倒不如说他是在恨自己当初的大意与失察、一片惺惺相惜之心枉付吧?

  令我不无意外的是,“猎物”刘备竟有胆魄单舸前来与周瑜会晤。

  “豫州。”

  “周都督。”

  目光相击,二人拱手为礼。

  “今拒曹公,深为得计。敢问战卒有几?”刘备单刀直入。

  “三万人。”周瑜直截了当。

  微有一晃,那是刘备的目光,然而他迅速垂目掩过,片刻沉吟,却还是道:“惜乎太少!”

  周瑜笑:“此自足用,豫州但观瑜破之。”

  目光再度相击,只是一瞬。

  “可否唤子敬共语?”刘备转而问。

  “子敬身受军命,不得擅离职守。豫州若欲见他,可另去探访。”周瑜脸上笑意未减,却已站起身,“孔明已俱来,不过三两日便到。” 

  目光微缩,刘备起身,拱手道别。视线漫过舱内诸人,陈霆——在丹杨时便跟随周瑜、如今任周瑜的卫队长——与甘宁分别向他抱一抱拳。当他的目光掠过我时,却是微有一顿,他似是诧异于这里为何会有女子,然而在双目微微一闪后他显然已胸中了然,略躬一躬身以为致意。

  整个会晤的过程这么短,我始料未及。更让我始料未及的是周瑜的态度,这不是他待人接物的方式,从来不是。凭栏而立,目送着刘备的单舸渐渐消失在我江东水军密集的船舰中,周瑜眸色深深。就连一向聒噪堪比乌鸦的甘宁亦不可思议地沉默着,若有所思。

  一颗心莫名有些沉,像被什么东西坠着。刘备,回顾这短暂的会晤,首先浮现在脑海中的,是他那双大耳——真的,呃,很大。都说耳大有福,可他偏偏长了一张如刀砍斧削、似饱经磨砺的脸。他的一双眼极有神,却不似曹操、也不似权的眼睛那般精芒四射地给人以压迫感,让人联想到烈日,联想到紫电。那光是向内收敛的,同他在周瑜那显然是有意流露出的轻慢面前所表现出的隐忍、甚或谦卑如出一辙,让人联想到静水流深。

  如果我没记错,他整整大上周瑜十四岁,他左将军、豫州牧的官阶与官位更是连权都压过了。然而乱世之中,生死关头,靠的是实力说话。诚如甘宁所怀疑的,诸葛亮口口声声“今战士归来者及关羽水军共计精甲万人,刘琦集结江夏战士亦不下万人”,天知道,地知道,我们依稀知道,他自己绝对知道其中究竟有多少水分。这个联盟,我们或许可以不结,他却是不能不结。

  但,我们可以全然视他如无物么?似乎也不能。首先,他姓刘,他与刘琦和当今天子一样,都姓刘。有时候,姓对了一个姓氏,杀人放火巧取豪夺亦可变得天经地义。其次,曹操首先是冲着他来的,有谁见过猎物缺位,两个猎手打得不亦乐乎?更何况这猎场在、且只能在荆州。

  曹操的完美计划是,先以雷霆手段将猎物收入囊中,再携着这赫赫威势迫使会猎的对手主动臣服于自己脚下。只不过,刘备或许是猎物,却未必是一个可以轻易猎杀的猎物。因为,在他喜怒不形于色的谦卑外表下,在他与周瑜目光相击的电光石火间,你可以隐隐地捕捉到,一些类似于峥嵘和凛冽的蛛丝马迹。

  这是一个容易被轻视的人。

  这是一个不容你轻视的人。

  轻视,是要付出代价的。

  ——周瑜说。

评论
热度(4)

© 原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