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鸣

遥望建安十三年。

《矶岸赤,江涛白》065 何送质之有(下)

065 何送质之有(下)



  “可惜什么?”却是那位长者疑惑地问。

  “可惜对面这位小郎君是个男儿身,”他咂咂嘴,“若为女,静心养性,当可贵为皇后!”

  “咳——”这下轮到我一口酒呛住,捶胸良久好容易平复下来,我理了一下自己的男装袍服,斜目看他,“你从哪儿看出来的?你会相面?”

  “看相打卦,雕虫小技耳,偶尔为之,以为消遣。”

  “所以你是在消遣我咯?”

  “小郎君何出此言啊?”

  “当今天子有皇后伏氏,毓出名门,端良淑惠,哪里轮得到其他人做皇后?莫非你觉得伏皇后命不久矣?不过话说回来,这似乎也不是不可能啊!因‘衣带诏’一事,天子的董贵人还不是说杀就给杀了?唉,想想天子也真是可怜,先是被董卓所逼,后又为李傕、郭汜所迫,本以为曹操是个可倚仗的忠良,谁知后者比董卓之流更甚,竟连自己身怀六甲的爱妃也不放过!慢说皇后的性命了,就是天子本人怕亦不自知命在何时也!真可谓才出龙潭,又如虎穴,可悲,可叹!”

  我还在这里大发感慨,对方的神情却蓦地冷了几分。他审视地看着我,一双狭长的眼睛变得又深又亮,深得不见底,亮得似能识破一切世间相。

  ——他为何如此反应?他究竟是谁?

  正暗自疑心,他蓦地饮尽杯中残酒,扬声道,“夫匡乱世,当行至猛之霸道!方今之世,王纲废绝,奸凶并争。曹公扫除凶逆,翦灭鲸鲵,迎帝西京,定都颖邑,德动天地,义感人神!”他斜斜瞟我一眼,“言不周密,反伤其身,小郎君不可不慎也。”

  顿了顿,他又道,“如今袁绍已病入膏肓,曹公一统北方,指日可待!届时水陆并进,船骑双行,西踞荆楚,东吞吴越,扫清四海,荡平天下,此齐桓晋文之业也,岂董卓之流所可望其项背哉?”他口若悬河地说着,在说到“东吞吴越”时,还特意加重了语气,一双眼似笑非笑,让我看了直想扑上去抓他的脸。

  将扑未扑之际,忽听周瑜朗声一笑,悠悠闲闲道:“足下崇论宏议,令某倾仰。听足下口音似是颍川人士,想必颇知许都内情。近日某听到一则传闻,称因孙氏拒不送质入许,曹公已自谯县密下扬州,有意用兵江东。以足下高见,此传闻可信否?”

  眉睫轻动间,对方的视线不易察觉地晃了一下,但他随即一笑掩住:“既是‘密下’,岂等闲之辈可得闻乎?”

  周瑜保持笑容不变:“某却不信!”

  “哦?”

  “目下,曹公绝无可能用兵江东。”

  “足下何以如此肯定?”对方似乎突然来了兴致。

  周瑜意态潇洒地扬声而笑:“足下何以明知故问?”

  在对方含义莫测的目光注视下,周瑜侃侃而论,“且不说袁绍未死,即便袁绍一病而亡,其三子袁谭据青州,袁熙据幽州,袁尚据冀州,加之外甥高干据并州,岂旦夕得以克灭?即便诸袁已灭,曹公尽有青、幽、冀、并之地,袁氏盘踞日久,有旧恩于民,四州之民,徒以威附,德施未加,舍而远征,焉知不会变生于内?即便北方稳固,曹公尽起精锐虚国远征,焉知荆州刘表不会趁机袭许?即便刘表短视,吴越有三江之固,人不思乱,北方之人舍鞍马而仗舟楫,胜算究竟几何?即便曹公神勇,一鼓而下江东,刘表扼长江上游,一旦顺江而下,行螳螂黄雀之事,曹公一番忙碌,却落得个为他人作嫁衣的下场,岂非可叹、可笑?”当真莞尔一笑,周瑜直视对方又深又亮的双眸,“足下深谙其中关节,故而适才已明白言道须先定北方,次取荆州,方可筹谋用兵江东,还说不是明知故问?”

  “阿孝一向词锋凌厉,今日终于遭逢对手了么?”

  一阵爽朗的大笑声传来,却是那一直冷眼旁观的年长者终于打破沉默,打趣他的同伴。细看之下他的五官并不好看,甚至可以说有点粗陋。然而他高高隆起直贯头顶的额骨让人确信,那颗头颅中贮藏着千万倍于常人的机谋诡诈;而他的笑极富魅力,令他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吞吐天地的霸气,以至于观者眼前会不自禁地浮现出一幅画卷,画卷中的他正登山踏雾,指天笑骂。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周瑜,各种复杂的神情在他眼中交替闪射着;而周瑜亦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目光淡淡,却满溢着浓烈的傲岸与自信。他们就那样对视着,仿佛在借助目光角力。

  可蓦地,笑声隐去,霸气收去,他手执银箸,击节而歌,令你不得不怀疑方才的一切都是错觉,他只是一位伤逝伤流水,叹世叹浮生的诗人——

  “足下让我想起了一位故人,一位当年在雒阳时交谊匪浅的故人……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间这位故人已故去十七年了。”

  一曲歌罢,他对周瑜说。片刻后他饶有兴味地转向权,“这位郎君形貌不凡,有大贵之表,前途未可限量。我有一种预感,若干年后你我必定再会。”

  扬眉迎上他的目光,权的视线声线都极稳:“相信必是一次愉快的相会。”

  “他是谁?”

  返程的路上,我忽然意识到什么,驻了马问。

  权静静看我一眼,却并不回答。

  “谁?”

  我猛地拉住他马缰,追问。

  “既已猜出,又何必相问?”

  “曹操?”我看着他,“你说合肥城中有你感兴趣之人,便是——曹操?你早就得到了他密下扬州的消息,是么?”

  “伯海第一时间送达了这个消息。”

  李术覆灭后,族兄孙河继任为庐江太守,近邻合肥的消息,他自然最先得知。

  “那么,那个文士打扮的是……郭嘉?”

  我感到全身的血液一下子涌到头顶——

  “孙策新并江东,所诛皆英豪雄杰,能得人死力者也。然策轻而无备,虽有百万之众,无异于独行中原也。若刺客伏起,一人之敌耳。以吾观之,必死于匹夫之手。”

  ——策死后,周瑜派去许都的密探回报,建安五年四月,曹操诸将闻策将北上袭许,皆惊惧不已,而郭嘉如是说。

  “那个郭嘉,当真有铁口断命之能么?”我感到自己执缰的手在微微颤抖,而握剑的手由于越握越紧,指节泛起微微的白色,“即便他能算到策哥哥会为刺客所害,可时间竟也算得那般准,不早不晚,正在袁曹官渡决战前?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

  “所以你想回去杀他,杀曹操,即便对手是虎豹骑,即便合肥城中有后援无数?”

  “那么你来这里做什么?只为看一看曹操长什么样子?”

  “是!我要看清楚我的敌人,将他的样子一刀一刀刻进脑子里。”权目中寒光逼眼,锐气逼人,“此仇必报,但不是今天!”

  “是——”双唇抿成铁一般的线条,一直沉默驻马一旁的周瑜沉毅地、字字千钧掷地有声地,“此仇必报,但不是今天!”

评论(3)
热度(6)

© 原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