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鸣

遥望建安十三年。

《矶岸赤,江涛白》061 祓禊(中)

061 祓禊(中)



  “小姑怎地还未梳妆?谢家母子已来了许久了。”

  “又不是我请他们来的,还梳妆,梳什么梳……”见徐嫣不请自来,我没好气地咕哝道。

  她倒不恼,反而娇声一笑道:“我看那谢承一表人才,且听闻他博学洽闻,过目成诵,与小姑相配,倒也不算委屈小姑。”

  “嫂嫂这是哪里话,怎么会是我委屈,明明是人家委屈呀!母亲也不知怎么想的,人家谢公子可是名满会稽的大才子,而她女儿我只会舞刀弄剑。”

  其实,我怎会不知母亲是怎么想的?她呀,就是想牺牲我来安抚失意的谢眉,也就是安抚其背后的会稽大族。因为谢承不是别人,正是谢眉的胞弟!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谁?难道不是徐嫣?

  自然,男装挎剑出现的我搞砸了这次会面——相亲。

  “你也太过分了,教母亲的脸面往哪儿搁?”

  “我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啊,”面对权的质问,我撇撇嘴道,“难道如徐嫣那般满头珠翠,插戴得跟棵花树似的就是给母亲争面子了?”

  蹙了蹙眉,权的声音却和缓下来:“无论如何,她如今是你嫂嫂了,你该尊重她些。”

  “是啊是啊,她如今是你的心头好,有了她,慢说谢眉,连我这个亲妹子都被你抛诸脑后了!”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难道不是么?当初你向我承诺过什么,你没忘到脑后?还是你觉得那斯文秀气的谢承明日便能脱胎换骨,成为我江东的大英雄?”

  见权沉默下来,我不由跺了跺脚道:“我算看透了,你和母亲根本就是商量好的!她看中的人,除了谢承,另几个也一色的会稽人,一色的文弱书生!她就是看我不顺眼,有意和我反着来不说,还想把我远远地撵到会稽去!你也一样!”

  “越说越不像话了!你把母亲和我看成什么人?”

  他的声音高起来,我的声音只好低下去:“要不是你冷落谢眉,才不会这样……”

  垂下目光,权再次沉默有顷,终于叹了一口气:“其实我并不赞同母亲的选择,不过我想母亲这样做一定有她的道理,她从来不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倒是你,一直以来对她的误解太深了。”

  我垂下眼帘不说话,他继续道:“不过你的确是不小了,‘男二十不娶,女十七不嫁,罪及父母。’”

  我的脸腾地红起来:“在江东这块地方,谁敢罪及你们?”

  看我恼羞成怒,权忽然嗤地笑出了声,“知道我为什么不赞同母亲的选择么?”敛住笑,他试图一本正经地说,“谢承诸人,都是我江东的青年才俊,未来的栋梁。你这脾气,谁娶了你呀,未见得是好事!”

  “喂喂喂!……”

  抬手一挥,他挥去我即将喷发而出的怒气,片刻后,露出一个属于兄长的温暖的笑容:“好了,母亲那里,我自会替你转圜。另外,当初的承诺,我并没有忘。”

  溱与洧,方涣涣兮。

  士与女,方秉蕑兮。

  女曰:观乎?

  士曰:既且。

  且往观乎!

  洧之外,洵訏且乐。

  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

  溱与洧,浏其清矣。

  士与女,殷其盈兮。

  女曰:观乎?

  士曰:既且。

  且往观乎!

  洧之外,洵訏且乐。

  维士与女,伊其将谑,赠之以勺药。[1]

  那溱水和洧水,春水方生,浩浩荡荡。游春的士女们,清香兰草拿在手。女子问:“去看看?”男子答:“已去过。”“再陪我去看看又何妨?那洧水的对岸,必定宽广有趣。”游春的士女们,说说笑笑,又把多情的芍药来赠送。那溱水和洧水,水流清澈,潺潺湲湲。游春的士女们,熙熙攘攘人挤人。女子问:“去看看?”男子答:“已去过。”“再陪我去看看又何妨?那洧水的对岸,必定宽广有趣。”游春的士女们,说说笑笑,又把多情的芍药来赠送。

  出阊门至虎丘,一路桃花夹道相迎,那蓬勃的娇艳颜色接天映日,如锦似霞。

  这一天是三月三上巳节,人们按照古老的习俗到水滨举行祭祀,洗濯去垢,祓除岁秽。作为江东之主,权将在虎丘主持祓禊祭典,张乐设宴。

  虎丘本是春秋时吴王阖闾离宫所在,其死后亦葬在这里。据说彼时征调十万军民,以大象运输,穿土凿池,积壤为丘,并将阖闾生前喜爱的“扁诸”、“鱼肠”等三千柄宝剑一同秘藏于幽宫深处,葬经三日,金精化为白虎蹲其上,因号虎丘。作为爱剑之人,权曾步秦始皇、楚霸王之后,来此探求宝剑,奈何一如前人一般,一无所获。

  而对于年轻的士女们来说,这个日子还有另一层含义——《周礼·媒氏》曰:“仲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若无故而不用令者,罚之。司男女之无夫家者而会之。”今人虽无古人之浪漫奔放,但上巳节这天,年轻的士女们倾城而出,不受拘束地踏青赏春,空气中都是混着兰草芍药香的缱绻味道。



  注释:

  [1]《诗经·郑风·溱洧》。

评论
热度(1)

© 原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