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鸣

遥望建安十三年。

《矶岸赤,江涛白》050 分歧(下)

050 分歧(下)


  “你们周将军呢?”

  大张着一张嘴,自在丹杨时起就跟随周瑜的陈霆望着一身风尘的策,结结巴巴地:“在……在青芝山。”眼见策又一阵旋风般卷了出去,陈霆一脸活见了鬼的表情,以至于我差一点就要停一停安抚他一下了。

  青芝山在巴丘城南面,当我们踏着夕阳的余晖驰马上山,忽而一阵暗香袭来,伴随着早春二月乍暖还寒的气息蜿蜒着钻入肺腑。下一个瞬间,一片雪也似的梅林撞入眼帘,如茫茫香雪海,一直铺满整个视野。

  在梅林的尽头,周瑜背对着我们的来路负手而立,正把脸望向天边。随着策翻身下马,他缓缓转过身来——

  对视。

  就这样互相瞪着许久,也说不清是谁先“哧”地一声笑出来,同样说不清是谁先迈开第一步,两个人走近,面对面站定,你捅我一下,我捶你一记,继而“嘿嘿”“哈哈”,又抱又打地大笑起来……

  “什么?张绣归顺了曹操?”在火焰的噼啪声中,在炙肉四散的香味儿中,我惊讶得不能自已,“他不一直是袁绍的拉拢对象么?”

  “他早就成了曹操的座上宾了!曹操还为自己的儿子曹均娶了张绣的女儿,并封张绣为扬武将军,就连其帐下谋士贾诩此时都已在官渡为曹操参赞军务了!”

  慢慢吸一口气,我难以置信地望着策:“曹操长子曹昂、爱将典韦皆死于张绣之手,这样的人,曹操竟能与之结亲?”

  一道光从策眼底划过,锐利冷肃:“能忍人所不能忍,容人所不能容,这样的人,才是真正可怕的对手。”

  “那么,”我狡黠地,“你怕了他么?”

  “事实上我正准备去许都遛遛马,”策双眉高高挑起,“顺便把天子迎来江东观赏观赏吴越风光。”

  悠长的一刻,我一个字也吐不出,只是瞪大了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策,直到慢慢反应过来他是要趁袁曹相争之机北袭许都迎天子入吴,继而从周瑜熠熠生辉的双眸中得到肯定的答案后,我咽了下口水:“到时候能和天子一起吃炙肉么?”

  纵声长笑,策将一盘刚刚烤好的炙肉递给我:“如果你想要实现这个梦想,从现在开始就好好吃你的炙肉,不要再打岔!”

  “这么说子纲先生已经准备好做内应了么?”

  建安三年,策遣张纮前往许都贡献方物,曹操十分欣赏张纮,将他留在许都任命为侍御史。不久后,曹操又任命张纮为九江太守,然而张纮心系江东,以疾病为由固辞不受。而在许都的这两年来,张纮一直不失时机地向在朝公卿及知交故友们褒赞策材略绝异、心系王室,大名士孔融等皆与张纮亲善。

  闻周瑜之言,策挑唇一笑:“子纲先生刚刚传来消息说,许都及军中的许多要人并不看好曹操,而与袁绍暗通款曲。”

  “袁强曹弱,许都人心浮动是必然的,何况朝中本就不乏反对曹操者。虽说借‘衣带诏’一事,曹操对这些反对者进行了一场血洗,然而只要有一个合适的契机出现,这些反对者必定奋起反抗曹操。”

  车骑将军董承、长水校尉种辑、议郎吴硕、将军吴子兰、王服受天子衣带诏密谋诛杀曹操,却不幸事泄,而被曹操夷三族,就连董承那已被天子册封为贵人的女儿亦未能幸免。而这件事就发生在一个月前。

  “就让你我来制造这个契机好了!”策亢声道。

  双眸轻闪间,周瑜继续问:“刘辟、何仪那里进展如何?”

  “叔道已与二人取得联络,以二人与先君的关系,必肯襄助于我。”

  刘辟、何仪与黄邵、何曼等是活动于汝南郡、颍川郡间的黄巾军,各拥众数万,势力甚盛。父亲生前任豫州刺史时,他们都归附于父亲,父亲死后又响应袁术,对抗曹操。建安元年春,曹操亲率大军扑讨,斩杀黄邵、何曼,刘辟与何仪不得已率众投降,惟其不得已,故始终对曹操若即若离。叔道是庐江太守李术的表字,作为汝南人,其家族在郡中甚有根基,其本人亦与刘辟、何仪颇有交谊。

  “或可另派袁子煜走一趟汝南。”周瑜微挑双眉,“袁公路虽败,袁氏在汝南郡的影响力,却是无人能及。”

  “天呐天呐天呐我快受不了了!为什么每次咱们都能想到一块儿去?”

  在策异常响亮的大笑声中,我捧着一盘一口也没动过的炙肉,再也抑制不住满心激动地插言问:“所以,你们是打算从庐江取道汝南,进袭许都么?”

  “所以——”策看看我手中的盘子,“你是打算将这盘炙肉一直留到天子到来么?”

  “为和天子一起吃炙肉的梦想,干杯!”

  飞扬恣肆地欢笑着,策和周瑜勾肩搭背,一直朝山巅走去。

  “其实迎天子这事我是有私心的。”

  “私心?”

  “你想啊,只要天子来到江东,你周家的长辈们自然也得追随天子来到江东。到时候你们一家团圆,他们就不会再怨我拐跑了你呀!”

  立身于高山之巅,他们的前方是广袤无垠的天地,他们的脚下是滔滔奔流的赣水,辉煌壮丽的夕阳落在他们身前,将他们指点江山的身影装点得无比绚烂。

  “公瑾,你说把天子的宫室建在哪儿好呢?哎呀呀好发愁!”

  风不时将他们的欢声笑语送过来,慢慢地,我的人也仿佛被风托举着飞起来,一直飞上九霄,飞上九霄把太阳摘下来,把月亮摘下来,把漫天的星斗统统摘下来,摘下来和那盘炙肉一起搅一搅、拌一拌,搅拌成一盘世间最美味的佳肴,若给它取个名字,就叫作,叫作“梦想成真”……

评论
热度(3)

© 原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