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鸣

遥望建安十三年。

《矶岸赤,江涛白》044 生灭(中)

044 生灭(中)



  战场上的部署固然紧张有序,战场之外,一场不见刀兵的战争也正如火如荼地进行。张绣,这个作为刘表北藩屯兵曹操后方南阳郡,曾与曹操大战致使后者折损了长子曹昂和大将典韦的建忠将军,首先成为袁绍倾力拉拢的对象。针锋相对地,曹操先是大力安抚关中、凉州诸将,进而迅速向策示好,之后便以朝廷名义下诏,命策出兵荆州,征讨袁绍一直以来的盟友刘表。

  “上缭宗民数欺鄙郡,欲击之,路不便。上缭甚富实,愿君伐之,我当出兵以为外援。”

  几天后,策派使者带着这封信连同大量珠宝、葛越前往庐江面见刘勋。见到信和礼物后,刘勋果然大喜。与此同时,策大造声势,弄得天下皆知我江东欲倾巢而出西征黄祖以报父仇。于是,几乎与我军开拔同时,刘勋终于放下最后一丝疑虑,尽起庐江之兵出征上缭。

  进入皖城是在一个有些阴冷的早上,几乎没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策和周瑜便轻军袭拔了这座城池。

  “公瑾是来为孙氏做说客的么?”

  跟在周瑜身后,我再一次见到了袁耀。两年的时间,他的样貌几无变化,可是他的眼神啊,那曾经满溢着热情与躁动的双眼,如今却如两潭死水一般,只间或闪着清冷的光。

  “子煜何必这样说呢?”

  “我只是真的很想知道,若我袁氏这三万男女老少不肯迁往吴中,孙伯符会如何处置我们?——一杀了之么?”

  “你知道他不会的。”

  “老实说我现在不确定,就像我当初不会想到他会公然背叛先君,更不会想到他早已暗自交结曹操,此后更反过头来替曹操攻讨先君。正是以此为交换,他才得到了曹操吴侯和讨逆将军的敕封,不是么?讨逆将军……呵呵!”

  建安元年,策遣使至许都贡献方物。作为回应,朝廷先遣使者刘琬加锡命,建安二年夏,复遣议郎王誧至江东,诏命策与吕布及吴郡太守、安东将军陈瑀共讨袁术。陈瑀是故太尉陈球之子,许贡死后,朝廷以其继任吴郡太守,因吴郡实际处于策的控制之下,他不得不屯驻于江北位于徐州广陵郡内的海西[1]。其时朝廷本封拜策为骑都尉,袭爵乌程侯,领会稽太守,策欲得将军号,一番暗示之下,王誧便承制加拜策为明汉将军。不意策挥兵北上行至半途时,陈瑀竟阴谋趁机袭取江东,策转而攻打陈瑀,以至最终没有成行。建安三年,策复遣张纮前往许都贡献方物,倍于元年所献。此后朝廷下诏转拜策讨逆将军,改封吴侯,并诏敕策再讨袁术。就在大军整装待发之际,却传来了袁术的死讯。

  冷笑着顿了一顿,袁耀故意拉长声调道,“哦,或许应该说是汉家朝廷的敕封。——可真的有区别么?”

  “没有区别——”一片凝滞的压抑中,却听周瑜冷静而至冷冽的声音缓缓响起,“成王败寇,胜利者都是踩着无数的尸体而触摸到胜利的。作为失败者,怨与恨都是毫无意义的。”

  袁耀的唇角抽动了一下:“所以先君是咎由自取,对么?”

  “令先君的确误判了形势,”周瑜直视着袁耀的眼睛,“虽然相比于挟天子以令诸侯,做天子以令诸侯显然更坦率。”

  “你也很坦率……”凝目注视周瑜良久,袁耀忽然像被抽干了全身力气似的惨伤一笑,“你知道么公瑾,我一直觉得你像一泓潭,水是清的,但因为深,又看不透。”慢慢地、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他侧身让路,“进来陪我一醉方休如何?”

  然后他转向我,“你是伯符的妹妹吧?其实我一直很奇怪,当初你怎会随公瑾到寿春来的。”

  “你……你知道?”

  巨大的惊讶中,我看到往昔的淳厚笑容慢慢重现于袁耀脸庞,“或许我的头脑不够灵敏,但我的眼神还不算差。”他的笑容扩大了些,“你也请进吧,进来认识一下我家小妹。”

  在这座府邸的花厅中见到袁雪的一刹那,我猛然想起四年前在寿春时,曾经赶上过她的周岁礼的。此刻她站在我对面,安静地凝视着我,尽管还那么小,那白皙的皮肤和秀丽的眉眼已让我确信,她长大后一定会出落成一个雪肤花容的美人。可是她看着你时的眼神啊,亦如雪一般,纯净却冰凉,与适才第一眼见到的袁耀的眼神如出一辙。

  “姐姐到我房中坐坐如何?”她慢慢开口对我说。

  “公瑾为何不投曹,同贵府长辈一起?”

  当我再次回到花厅外,只听袁耀已带上几分醉意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此时一弯轻如羽翼的新月已隐隐浮现于东方尚明亮的天际,我的一颗心却于刹那间一暗一沉。我悄悄停在了门外。

  “当年曹孟德做雒阳北部尉时,令先君正任雒阳令,即使只念故上司旧谊,他亦不会薄待你,何况你这般年少才美?”

  一阵短暂的沉默过后,却听周瑜反问:“我为何要投曹?莫非这即将开启的袁曹大战,子煜以为获胜方将是曹孟德?”

  一点一点笑出声来,袁耀像是自嘲这样轻而易举地便被周瑜抢夺了谈话的主动权,“并非是我忽然开智,能一眼看清这天下大势。只是对于我的这位本初伯父,我自认还算了解。”他停顿了一下,“若论敢作敢为,他尚且不如先君。好谋而无决,外宽而内忌,这样的他即便雄踞四州,兵精粮足,怕亦非曹孟德对手。”

  “那么子煜心中,何人堪当曹孟德对手?——伯符如何?”

  周瑜含着笑意的声音落地,继之而起的袁耀轻轻吸气的声音。

  “——若再加上我呢?”

  半晌沉默,袁耀终于响起的声音似因内心的剧烈震动而轻轻颤抖着:

  “究竟是什么原因令你选择了伯符,矢志相随?——总角之交,情高谊厚,如手如足?俱少年落拓,意气风发,豪情满怀?心相通,志相同,欲携手匡济天下,澄清宇内,成千秋之业,建不世之功?”

  “全都是,但不全是。”周瑜傲气如霜的声音碾压过天地万籁,“你只需看着便好,子煜!终有一天,曹孟德将败于我江东之手,而这一天绝不会太遥远!”



  注释:

  [1]海西,今江苏省灌南县。

评论
热度(3)

© 原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