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鸣

遥望建安十三年。

《矶岸赤,江涛白》036 天之怒(下)

036 天之怒(下)



  珊珊心满意足地睡去了,我却怎么也睡不着。人心真是可怕,我忍不住想,今天是盟友,明天变仇敌;今日把酒言欢,明朝刀兵相向。就说张邈吧,听说他少时就和曹操、袁绍都是好友,当年讨伐董卓时更是与曹操一起首倡义兵。因袁绍任盟主后日渐骄矜,他数度仗义执言责备之,气得袁绍要曹操杀他,然而被曹操严词拒绝。二人的情谊曾如此深厚,曹操第一次东征徐州前,甚至告诉家人说若自己战死就去投奔张邈,及至得胜归来,则与张邈垂泣相对。张邈曾数度得罪袁绍,而曹操亦正变得日益骄横,前九江太守边让只因讥讽了曹操几句,便被曹操杀了全家,大约终究是害怕曹操为了袁绍而杀死自己吧,在因边让之死而恐惧以至反弹的兖州士大夫的游说下,他最终还是选择了背叛曹操。而曹操在平息了叛乱之后,亦毫不手软地杀了他阖族老小。再说吕布吧,他从长安逃出后首先便去投靠袁术,他自以为诛杀董卓替袁氏报仇,袁术理应好好报答他,而一开始袁术也确实待他不错,谁知他自恃有功而十分骄恣,更放纵部下四处抄掠,终于引起袁术不满,并最终将他赶走。此后他往依袁绍,凭借自己的勇猛善战帮袁绍攻城略地,袁绍亦乐得利用他。可没过多久他便故态复萌,轻傲袁绍将士并纵兵抄掠,这一次袁绍却不只要赶走他,还要杀死他,明着难以得手,便施计暗害,只是最终没有得逞。而时至今日,袁术又要重新找吕布合作了,为达成这合作,甚至不惜亲笔致信,极尽吹捧之能事。可这一次的合作又能持续多久呢?谁能确保不久之后他们不会再次反目,而大打出手呢?

  轻轻下了床,我蹑手蹑脚地来到窗前,我想要透透气,太憋闷了,我简直快喘不上气来了。就在这个时候,我意外地发现袁聆立在庭院中,淡淡的月光如轻纱般罩在她身上,使她的身形看上去纤柔而缥缈,而她独对高天明月,似正絮絮而语。这么晚了,她在那里做什么?这样想着时,我忍不住轻轻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她在对月祝祷,祈祷周瑜平安归来。

  这一刻,眼前的情景蓦然幻化作一只温柔的纤手,轻轻地、轻轻地触动了我心底那一处最隐秘、最柔软的所在。呆了一呆,我猛地意识到自己不该停留在这里,慌慌张张转身而去的一霎那,却听她温柔的声音轻轻响起道:

  “尚香,你还没睡么?”

  “聆姐姐……”慢吞吞地转过身子,我想我的脸一定是红了一下,好在夜色中她应该看不清,“我有点睡不着,想出来透透气的。”我颇有些难为情地说。

  她对我微笑了一下,我望着那微笑,一瞬间竟仿佛看到风起云动,云破月来,那一束皎洁的光芒就这样乍然照亮了我心扉,让我忍不住便举步朝她走过去。

  “姐姐是在为瑜哥哥担心么?”我仰脸望着她,“你放心,瑜哥哥打仗只会赢,绝不会输,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回来了。”

  “你那么相信他?”那微笑扩大了些。

  “嗯!”我异常坚定地点了点头。

  “我也相信他会赢,每一次都会赢,”她长长的睫毛如蝶翼般覆盖下来,片刻后,她重新举首望向夜空中那一轮皓洁的明月,“但我还是会为他祈祷。”

  心尖竟是痛了一下,就那样如絮浮水、似沾非著地痛了一下。之前周瑜助策转战江东,那百多个漫漫长夜,她也是这样独望碧天无际,银汉迢迢,温柔而虔诚地为他对月祝祷么?

  “姐姐,你说天上的神明真的能听到人们的祷告么?”

  “能吧。”

  “那他们真的能满足人们所祈求的么?”

  慢慢收回目光,她神情微微波动地凝视着我。

  轻轻吸了口气,我壮着胆子道:“我觉得他们并不是一群公正的人——嗯,神,因此我很怀疑向他们祈祷到底有没有用。”

  “你为什么……”眉心微微蹙起,但她终究还是掠了掠唇角,微笑着,“你为什么这样想呢?”

  “嗯……”我很是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就说这最近几十年间的事吧,明明是天子自己昏乱,内多嬖幸,外任奸臣,搞得天底下乌七八糟。上天屡以灾异示警,又是山崩又是地裂又是雨雹蝗旱大风瘟疫的,可承受苦难的却不是天子和那帮奸佞,而是一群无辜的人们。天子呢,不过是让三公充当替罪羊,引咎辞职了事。这公正么?不,一点都不!天上的神明们若果真怀有一颗公正的心,就应该谁干了坏事惩罚谁去,而不是滥伤无辜!依我看啊,他们何止是不公正,简直连慈悲都没有,他们的心怕是铁石冰坨呢!”

  一口气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最后一个字落地,竟蓦然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直到发现对面的袁聆一直默默看着我不说话,我方才悚然一惊,继而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姐姐,我胡乱说说的,你……你别笑话我。”

  “怎么会呢?”她秋水般的双眸粼粼而动,月光下,泛起点点晶莹的波光,“其实我很羡慕你,你一直都是那么勇敢。”

  眨眨眼睛,我不由怔了一怔。我揣摩着她的话,心里先是冒出一丝喜悦,紧接着想到自己好像也不是一直都勇敢,有好几次,我都深深地感到过害怕。有那么一个瞬间,我很想把这些都告诉她,然而只是那么短短的一个瞬间,这个念头便消散了去。是的,承认自己会害怕是一件多么难为情的事,在哥哥们那里,这简直是不能容忍的!

  “其实我更羡慕姐姐。”脱口说出这句话,我自己先愣住,仓皇地朝她望去,却发现她似乎根本没有听到这句话,因为她已再一次将目光投向高天明月,仿佛若有所思。

  “姐姐在想什么呢?”待自己瞬间急促的气息平稳下来,我忍不住问。

  “《易》云:‘天垂象,见吉凶,圣人则之。’”她仿佛是在对天,而不是在对我说,“我想天上的神明们并非无情,只是若没有一群无辜的人们去做祭坛上的牺牲以平息上天的怒火,另一群人们又怎会奋起而想要去拯救这天下呢?”

  懵懂地凝望着她,直到一缕夜风乍起,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她才恍然惊醒般回过头来,轻轻握了握我的手:“夜深风冷,你瞧你的手都凉了,快回房去吧。”

  你的手也很凉呢!这样想着,我笑一笑说道:“最近天气很怪,时晴时雨,时热时冷的,姐姐也要当心一些才是。”

  “嗯。”她点点头,目送着我走回自己的房间。临入门时,我忍不住回过头来再看她一眼,她站在一地清白的月光中,眉如远黛,目若秋水,正轻轻对着我微笑。

  “明早见,姐姐。”

  “明早见。”她说。

评论
热度(2)

© 原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