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鸣

遥望建安十三年。

《矶岸赤,江涛白》034 天之怒(上)

034 天之怒(上)



  “我想回江东去了,瑜哥哥。”

  在盘算了一个晚上加一个白天后,我这样开始实施自己的阻止计划。

  “这么说,你不再生伯符的气了?”目光微微波动了一下,他绽开一个笑容道。正值黄昏时分,绚烂的夕照斜射入室,为他起伏的侧面轮廓镶上一道华丽的金边,竟使那笑容看上去光芒四射。

  “不生了,”我微微侧开目光,倏忽间意识到自己不经意撅起的嘴巴可能出卖了自己,于是慢慢吸了口气道,“好吧,还有那么一点点,可我不能总待在寿春啊。直觉告诉我,寿春正变得越来越危险!我的直觉一向很准的,真的,瑜哥哥,我看你得赶快把我送回江东去才是!”

  掠了掠唇角,他几乎在以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我了:“你在担心什么呢,尚香?”

  “我……”我努力保持着气定神闲,停了一下,略显神秘地,“袁术要称帝了,不是么?”

  “我想是的。”他很是沉着地。

  “那寿春岂不是很快会陷入纷乱——甚至战火?”

  “这是为什么?”他挑挑眉。

  “汉家天子还在呢!除非他主动让位,否则擅自称帝者都是叛逆,会落人口实被讨伐的。就算天子肯让位吧,可这天底下想取而代之的人何止袁术一个,到时候还不争得头破血流?至少袁绍就肯定不服气袁术当皇帝!”

  沉默着看了我片刻,周瑜忽然很响亮地笑起来,响亮得让我不禁一愣:“你笑什么,瑜哥哥?我……我说的不对么?”

  “我笑袁公路利令智昏,连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都能看清的大势,他却看不清。”他的目光意味深长地、愉悦地闪动着,“不错,是到了该离开寿春的时候了,不过——”

  不过不是回江东,而是去雒阳?——我警惕起来,双手不自禁地抓紧裙子。

  “我得先去趟徐州[1]。”他却说。

  “徐州?”我倍感惊异地睁大了眼睛,“到那儿做什么去?”

  “袁公路不日将发兵征徐州,贵舅、尊兄都在出征之列,我也同去。”

  “袁术是不忿那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刘备领了徐州,所以要去攻打他么?”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闻言他轻轻笑出了声,“尚香是这样看待刘备的么?”

  “不是连袁术都说,‘术生年以来,不闻天下有刘备’么?”

  “不错,其人此前实属籍籍无名之辈,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以陶谦之权谋老道,为何在临终之际将危机四伏的徐州交托给这样一个人?”

  “我……”我咬唇沉默下来。

  关东联军瓦解后,经过几年的混战、整合,形成了三股较大的势力——据冀州[2]的袁绍,据兖州[3]的曹操,据扬州[4]淮南地区的袁术。其中袁绍与曹操结盟,并南联荆州[5]刘表;袁术则向北与徐州陶谦和幽州[6]公孙瓒结成盟友。陶谦、公孙瓒、刘表当初都未参加讨董联盟,却在后来争抢地盘的混战中大显身手。如陶谦曾有意染指扬州,遂与同样觊觎徐州的袁术由盟友而至反目;公孙瓒攻灭幽州牧刘虞,不但彻底将幽州收入囊中,还一度将势力伸展到青州[7]、冀州、兖州;刘表在害死我父亲后,又配合袁绍和曹操一路将袁术从南阳赶至淮南,之后便对其西邻益州[8]虎视眈眈。

  三年前,曹操之父曹嵩自琅邪入兖州,结果中途被陶谦部将劫杀。暴怒的曹操尽起兵马攻入徐州,将陶谦杀得大败后,坑杀徐州百姓数十万口于泗水,尸体填塞河道,泗水为之不流。之后更是每下一城便实施屠城,连鸡犬亦皆杀尽,变为一片废墟的城邑再也看不到一个行人。后因军粮食尽,曹操退归兖州,然而第二年很快卷土重来,若不是后方突然发生叛乱,只怕整个徐州已易姓为曹。陶谦就是在这黑云压城的危机中忧急而死的。我讨厌陶谦,他排挤策,将吕范捉去拷打,就连忠謇方直的张昭亦曾被他拘执,起因不过是他推举张昭为茂才,而张昭不肯接受。那个以人伦臧否著称的许劭甚至评价他说:“陶恭祖外慕声名,内非真正,待吾虽厚,其势必薄。”可即便如此,徐州横遭如此荼毒,我还是打心底里为他感到难过。然而他在临死前将偌大一个徐州白白送给那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刘备,实在匪夷所思——就是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嘛!



  注释:

  [1]徐州,辖郡、国五(东海、琅邪、彭城、广陵、下邳),县六十二。汉末治所下邳县,在今江苏邳县东。辖境相当于今江苏长江以北及山东南部地区。

  [2]冀州,辖郡、国九(魏郡、钜鹿、常山、中山、安平、河间、清河、赵国、勃海),县一百。治所邺县,在今河北临漳西南。辖地相当于今河北中部和南部、山东西部、河南北部。

  [3]兖州,辖郡、国八(陈留、东郡、东平、任城、泰山、济北、山阳、济阴),县八十。治所昌邑县,在今山东金乡西北。辖境相当于今山东西南及河南东部。

  [4]扬州,辖郡、国六(九江、丹杨、庐江、会稽、吴郡、豫章),县九十二。治所历阳,在今安徽和县。汉末移治寿春,在今安徽寿县。辖境相当于今安徽淮河和江苏长江以南及江西、浙江、福建三省,湖北东部、河南东南部。

  [5]荆州,辖郡七(南阳、南郡、江夏、零陵、桂阳、武陵、长沙),县一百一十七。治所汉寿县,在今湖南汉寿县北。汉末移治襄阳县,在今湖北襄樊市。辖境相当于今湖北、湖南大部,及河南、贵州、广东、广西等省的一小部分。

  [6]幽州,辖郡、国十一(涿郡、广阳、代郡、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玄菟、乐浪、辽东属国),县九十。治所蓟县,在今北京大兴县西南。辖境相当于今北京市、河北北部、辽宁南部及朝鲜西北部。

  [7]青州,辖郡、国六(济南、平原、乐安、北海、东莱、齐国),县六十五。治所临淄县,故城址在今山东淄博市临淄北。辖境相当于今山东济南以东的北部地区。

  [8]益州,辖郡、国十二(汉中、巴郡、广汉、蜀郡、犍为、牂牁、越巂、益州、永昌、广汉属国、蜀郡属国、犍为属国),县一百一十八。治所雒县,在今四川广汉。汉末移治成都,在今四川成都。辖境相当于今四川、重庆、云南、贵州大部,及陕西、甘肃、湖北的一小部分。

评论
热度(3)

© 原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