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鸣

遥望建安十三年。

《矶岸赤,江涛白》028 长河吟曲(下)

028 长河吟曲(下)



  袁聆唇际的笑意扩大了些:“左右无事,随意抄写一些诗句罢了。”

  “是谁的诗?”将纸页转个方向,我不由一边看一边念道:

  “秋兰兮蘼芜,

  罗生兮堂下。

  绿叶兮素枝,

  芳菲菲兮袭予。

  夫人兮自有美子,

  荪何以兮愁苦?

  秋兰兮青青,

  绿叶兮紫茎;

  满堂兮美人,

  忽独与余兮目成。

  入不言兮出不辞,

  乘回风兮驾云旗。

  悲莫悲兮生别离,

  乐莫乐兮新相知。

  ……”

  是屈原的《九歌·少司命》。我蓦然想起从前在临湘时,桓阶曾讲起过这首诗,讲起美丽的女神少司命,这首诗就是祭祀她的歌舞辞来着。一直记得他吟诵出“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这两句时,我心头那怦然一动的感觉。

  “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

  不自禁地,我停顿在这里,将这两句来来回回念了好几遍。然后我猛地想起父亲来,已是建安元年[1]了——这一年我们迎来了一个新的年号,建安——父亲离去,已然跨越了五个年头了。五年来,在我生命中出现了那么多新认识的人,他们有的就像父亲一样,比如张昭、张纮;有的像兄长,比如吕范;有的是我打心底佩服的人,比如秦松、陈端、蒋钦、周泰、陈武……相识是如此让人欢愉,可有一天不得不面对离别时呢?心口倏地缩了一下,我又马上想到周瑜、珊珊、此刻坐在对面的聆姐姐,还有我的哥哥们、母亲——虽然我没法子和她亲近起来,若是有一天,他们也会离开我,一个一个地离开我,就像父亲一样,我会如何悲伤,我该如何面对呢?

  “咚”的一声,是我敲了自己脑袋一下。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呀,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根本就不会有这种事情!——好吧,就算有,也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后的事,久得天都荒了地都老了,你现在操的哪门子心?庸人自扰,完全是庸人自扰!

  这样想着时我不禁看了一旁的珊珊一眼,她显然对我方才的举动莫名其妙,眨着眼睛惊疑不定地瞧着我。双颊一热,我再转向对面的袁聆时,却发现她眸心深处已如雾般浮起一片恍惚,长长的睫羽轻掩,在她如瓷的肌肤上投下淡淡的暗影——那一双眼眸,合闭上是重重帘幕,剪开来是濛濛秋水。

  ——她又想起她的家人来了吧?她一夜之间惨遭灭门的家人。不止一次地,我设想过若换作是我遭遇这样的事会如何,我想我会疯狂。

  “姐姐,香香要和你学作诗呢。”终于是珊珊说。

  时光荏苒,转眼已是春末夏初,虽然做老师的在很耐心地教,我却实在不是个好学生。

  “哎呀聆姐姐,我怎么就作不出首像样的诗来呢?我想我是太笨了。”

  “哪里,”她很温柔地微笑着,“尚香是个极聪颖的姑娘,只不过诗赋并非是你兴趣所在。公瑾曾对我说起过你当初随他习琴的事,谈及尚香的颖悟,他一直惋惜你没能继续学下去。”

  仿佛被一只手骤然触动了心弦,莫名慌乱间我匆忙低下头去,耳际却有琴声铮铮淙淙流过,宛如潺潺流水,穿过光阴而来——

  “‘焦尾’琴的音色,真是很美很美的……”

  喃喃如呓语地,我说,待我猛然惊醒过来不禁心头一跳。局促不安地望向对面人,却发现她依然微笑着,那样的笑会让你联想起暮春时节的风吹过寂寂的箜篌,风声也罢,被无意撩响的琴声也罢,都温柔美好。

  ——她弹起箜篌时,又该是何等美妙呢?


  “当年蔡中郎[2]亡命江海,远迹吴会,除制成名琴‘焦尾’,另外还制成了一支名笛。”她慢慢说起道。

  “哦?”我不由睁大了眼睛。

  “那是他经过会稽柯亭时,见亭中第十六根竹椽可以为笛,取而用之,果奇声独绝,遂名‘柯亭笛’。”

  “那柯亭笛现在哪里?”

  “蔡中郎之女昭姬[3]善吹笛,此笛之前一直为她所有。然蔡中郎身故后……”

  初平三年[4]司徒王允利用吕布将董卓诛杀后,因蔡邕有叹息之音,而被王允收付廷尉治罪,死于狱中。蔡邕之死令王允大失人心,兼之王允不肯宽恕董卓余党,导致董卓残部李傕、郭汜等反扑,长安失守,关中大乱。其时长安地区尚有百姓数十万户,李傕等放兵劫掠,攻剽城邑,百姓饥饿困苦,甚至出现了人吃人的事情,更有羌胡番兵趁机大肆掳掠,不过两年之间,竟致人烟绝迹。蔡邕之女蔡昭姬就这样杳无音讯了。

  “姐姐不要太难过了……”沉默片刻,我慢慢说道。可她们是好朋友,怎么可能不难过呢?“听珊珊说,姐姐从前在雒阳时曾和瑜哥哥合谱过一支以长江为题的琴曲,”我努力换个愉快的话题道,“我何时才能有幸一饱耳福呢?”

  闻言她果然微微笑了笑:“那支曲子实乃公瑾所作,我不过稍稍润色罢了。何况彼时年少,兴之所至,自娱而已,草成之作尚嫌稚拙。好在这半年来公瑾无事,得以反复琢磨细节。我想,你应该很快就可以听到了。”

  “那,这曲子有名字了么?”

  “长河吟,”她展开一个如月下长河般光华流溢的笑容,“此曲名曰:长河吟。”

  在一个月明风细,碧天如水的夜晚,伴着水榭内外披香帘卷,银波澄澈,我终于听到了那支名为“长河吟”的琴曲——

  那琴音开始很轻,很沉静,宛如一颗苇叶上的露珠滑落水面,轻轻的“叮”的一声,沉睡中的江水轻轻一颤,细细的涟漪漾开来,扰动了晨曦。

  渐渐地,琴音明亮了起来,那是江水滚滚东流的音色,浪花与浪花彼此呼唤着,奔向那徐徐东升的旭日,散发出令人目眩的金色光芒。

  倏尔琴音一转,风乍起,漫天芦花纷扬,如雾如雪。一只孤鹰平掠过苇丛,宽大的羽翼一振,便如一支黑色利箭般穿破雪雾,直刺蓝天。

  琴音再变,铮铮锵锵如急流翻卷,如惊涛拍岸,如喊杀阵阵,如金戈声声。随着琴弦急促震动,你仿佛看到千帆遮云,看到万舰争渡,看到射江流血,看到火光横绝。

  吟、猱、绰、注,挑、托、劈、打,周瑜的十指在琴弦上飞掠如风,直令人眼花缭乱。最是激越高亢处,却突然用力一抹,激烈振颤的琴弦被生生止住,只遗余音不绝如缕,久久震荡着人心,恍如惊梦。

  “好!”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陡然响起,“素闻公瑾兄风雅,特于今夜踏月来访,不想得闻仙乐,幸何如之!”

  周瑜微微一怔,未等看清来人是谁,我已被一只手急扯住衣袖,一直将我扯到水榭外的花丛中——



  注释:

  [1]建安元年,公元196年。

  [2]蔡邕于董卓当政时拜左中郎将,故亦称“蔡中郎”。

  [3]蔡文姬,名琰,原字昭姬,晋时因避司马昭之讳,改字文姬。

  [4]初平三年,公元192年。

评论
热度(1)

© 原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