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鸣

遥望建安十三年。

《矶岸赤,江涛白》026 出走

026 出走



  第一天,我气恼委屈,为母亲这前所未有的惩罚,为策不肯替我求情。《女诫》我一个字也没抄,加上我蓦地意识到自己这一被关,连为周瑜送行亦不能够了时,便连饭都吃不下,我要抗争!

  第二天,待我发热发胀的头脑渐渐冷静下来,我不由想起策手上的伤来,虽然我知道对于纵横疆场的他来说,这点小伤根本不算什么,我却不能不感到内疚并开始自责起来,尤其一想到我昨天曾那样地伤了他的心。展开纸笔,我决定听话,认真地开始抄写《女诫》,以为这样或可稍减心中的自责。

  第三天,已经第三天了!我以为母亲的气也该消了,就算策不肯,权、翊、匡他们也该为我求求情。然而没有,什么都没有,饭食在按时送来,侍女们面无表情的脸上依然看不出任何即将放我出去的信息——我被厌弃了么?我忽然害怕起来。

  第四天,一切照旧,没有人来看我,一个都没有!我被厌弃了!我的心怦怦地跳起来,策、权、翊、匡他们都不管我,不要我了!望着书案上刚刚抄了十几遍的《女诫》,一种绝望的情绪慢慢攫住了我的心。把自己扔在榻上,我用被子蒙住头,再也抑制不住地小声啜泣起来。

  到了第五天,冰冷的绝望已如结冰般一点一点结满我周身的血液。懒懒地倒在榻上,我既提不起精神抄写《女诫》,也没有胃口吃东西,我只是躺着,脑海里掠过从前每一次受罚时的情景——即使翊和匡偶尔袖手旁观,策和权也一定会帮我的。可现在他们一个都不管我了,连看都不来看我一眼!我感到伤心,须臾之间这伤心又转化为愤恨,一种被同盟背叛的愤恨!——好,你们都不管我,不来看我是吧?我走!我也再不要看见你们!

  抹一把眼泪,我一骨碌从榻上爬起来,风风火火地开始收拾东西,及至收拾好了,我却不由茫然起来——

  我该去哪儿呢?

  我能去哪儿呢?

  慢慢跌坐下去,绝望的情绪再次袭来。低首间,我看到包裹里露出一角锦囊——我有两只锦囊,一只带在身上,随时装起我每到一地捡拾的小石子;另一只珍藏着,里面是这许多年来我收集的许多小兔子,玉质的、玛瑙的、木刻的……拉出包中的那只锦囊,我将里面的小兔子一枚一枚倒在手上——

  丹杨……

  丹杨!

  一瞬间我打定了主意。将小兔子们——包括策送我的最可心的那只昆山白玉的收好、塞回包中,我深吸一口气,从容地、气定神闲地饱餐了一顿。然后,在第六天的晨曦刚刚拥抱大地时,我从窗户爬出去,到马厩牵出赤风,悄悄溜出了家。

  这几年辗转迁徙,去丹杨的路我依稀记得。独自奔驰在蒙蒙烟尘中,我竟一点也不感到害怕,我只想尽快到达丹杨,将我所受的委屈统统倾诉出来,就好像那里有这世上我唯一还可以依靠的人。

  终于,进入丹杨郡界了。终于,宛陵城就在眼前了。终于,当我终于站在周瑜面前,视线相触的一刹那,满腹的委屈一下子涌到眼端,张了张口,未能说出一句话,两颗大大的泪珠便顺着脸颊滚落下来。

  “我……我想珊珊了……”

  良久,我却只牛头不对马嘴地说出这样一句话来。终于,他什么也没有问,我长出了一口气。


  我在宛陵住了下来,很自然很自然地,就好像我不是从曲阿独自跑了几百里路来到这里,而只是从舒城道南的周宅溜到道北的周宅串个门儿,自然得连我自己都怪不好意思的——珊珊不在这里。

  可我见到了珊珊的父亲周尚!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周家长一辈的男子,第一眼看到他,我就觉得他简直像画上走下来的神仙一流的人物,绝不仅仅是样貌,而是他整个人由内而外所散发出的气息,会让你觉得他这样的人实在不应该与兵戈刀剑产生什么瓜葛,而应该是和诗、和书、和琴、和清风、和明月在一起——或者还有珊珊的母亲袁夫人,和她在一起做一对神仙眷侣。然而他赶上了乱世,于是一切都变得有点不一样。可无论世事如何变幻,他永远是一副从从容容、闲雅自然的样子。于是我终于明白了为何周瑜能那样轻而易举地——嗯,“出卖”了他,而他在被自己的爱侄“出卖”了以后,为何还能这样子地心平气和。

  看到他,我当然会不可抑制的联想到周异——周瑜的父亲来。作为同胞兄弟,他们应当有许多相像的地方吧?至少长相上。可性情上怕是有些不同的,看看周瑜就知道了。然而那从容雅逸的风度却必定是一脉相承的,流淌在每一个周家男子的血液里。

  无论如何,我在宛陵安顿下来了,虽然事情顺利得实在有点过分,我的一颗惴惴的心还是慢慢地安顿了下来。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意识到在周瑜还镇丹杨这件事上,我可能真的错怪了策。可一想到他居然默认母亲把我关起来,之后更是连看都不来看我一眼,刚刚生出的一点内疚便蓦地被怨恨驱散,咬唇间呼吸都粗重起来。

  我就待在宛陵,再也不要看到他!——我下定了决心。

  可事情的发展很快偏离了我的预想,才不过几天之后,袁胤来了,他是袁术的堂弟,此来宛陵的目的是取代周尚丹杨太守的位置,并传达袁术命令,命周尚前往寿春,并特别强调要周瑜同往!一本正经地传达完袁术的命令,袁胤又和颜悦色地以一种亲友间的热情诚挚的态度对周尚说,袁术已将袁夫人、珊珊和袁聆全都接到了寿春,大家都是一家人,很快就能阖家团圆了。

  袁术想干什么?

  釜底抽薪么?

  怕策一飞冲天,翱翔难制?

  “瑜哥哥,你真的要放弃丹杨去寿春么?”

  虽然明知道若不这么做,保不准袁术会立刻翻脸兵戎相见,令策腹背受敌,我还是忍不住问道。并且我吞下了一句话没说——我怎么办呀?

  从沉思中收回思绪,周瑜慢慢露出一个笑容——那种仿佛洞察一切的笑容:

  “尚香,你不是说,你想念珊珊了么?”


评论
热度(2)

© 原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