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鸣

遥望建安十三年。

《矶岸赤,江涛白》025 还镇丹杨

025 还镇丹杨



  自然,我扮男装偷偷参加宴会的事又引起了一场风波。母亲很生气地命我再抄一百遍《女诫》,策一番求情,数量减到十遍,我一句也没分辩,只沉默着认罚。

  我不想说话,一颗心始终悒悒的。悒悒地将十遍《女诫》抄完,悒悒地交了差,转天我悒悒的骑马出了城。我想散散心,另外想到城外的军营中转一转。这两天又没见到周瑜,听权说他住到军中去了,怔忡了许久,等我想起来问原因时权却已转身走了,真让人生气。

  行至半路时天空飘起了雪花,细细的,柔柔的,看着它们无声飘落,我不由放松马缰,让马儿的速度慢下来,一颗心竟也不知不觉地柔软起来。

  我竟然在怪策!回忆起自己这几天的所思所想,我蓦然大吃一惊,进而自责起来——

  彼时策受袁术驱使,攻打庐江,自然有他不得已的地方——好吧好吧,就算有记恨陆康当年慢待他的原因,他自己也确实想做庐江太守,可毕竟是陆康有错在先啊!要为父亲报仇,要承担起家族的重责,让富春孙氏不至因父亲的故去而一败涂地,也必得先占有一块地盘,慢慢壮大实力才行啊。这有什么错呢?陆家人可以怪他,我却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怪他呀!

  一手慢慢握紧马缰,另一只手不禁狠狠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你呀你呀,整天在瞎想什么呀?为陆家人而责怪自己的哥哥,简直太不像话了嘛!

  可须臾之间,我又不禁有些茫然——

  责怪之所以会像一片灰色的云翳般遮蔽住我的心,似乎又不仅仅是因为陆家人……

  军营中的气氛却是火热的,士兵的操练并未因战事的停顿而稍稍废弛。一直来到周瑜的营地才发现他进城去了,我是从小路来的,大约因此而错过了。我急急想要往回赶,依军法,军营中不得驰马,就在我牵着马步履匆匆地路过一片士兵的营帐时,两个人的对话让我蓦地收住了脚步——

  “咱们周公子是去进城辞行的么?”

  “是啊,明天就要回丹杨了,总归要辞一辞的。”

  “说真的,这仗打得正在兴头上,真不乐意就这么回去了。”

  “谁说不是呢!当初若不是咱们周公子冒着天大的风险又是兵又是船粮的接济,他殄寇将军怎能这么快就打跑刘繇?如今一句‘我以此众取吴会、平山越已足,公瑾还镇丹杨’就把咱们都打发走了,真是让人……让人……反正我心里别扭,你呢?”

  “还不是一样!若非眼见咱们公子与殄寇将军仍亲如手足一般,我都怀疑殄寇将军是在耍什么手段防范咱们公子了!”

  “那还不至于吧……不过说真的,那个老程普倒好像在处处防范咱们公子,生怕咱们公子功劳大,越过了他似的!你还记不记得上次在秣陵——就是殄寇将军中箭伤了大腿那次,殄寇将军不能上阵,让咱们公子和程普临阵指挥,嗬,你是没瞧见,那老程普从头到尾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轻慢咱们公子,看着都让人窝火!咱们公子还不是殄寇将军的下属呢!说到底,咱们公子是来给殄寇将军帮忙的,是客!他程普跟谁摆资格?也就是咱们公子脾气好,处处让着他!”

  “照这样说,回丹杨也好!凭咱们公子的人才,到哪儿不能做出一番事业来?何况那殄寇将军……喂,你知不知道,之前殄寇将军曾率军攻打过咱们公子的家乡舒城,把个舒城铁桶似的围了两年,城中百姓遭难无数!我还听说啊,更早以前殄寇将军一家曾在舒城住过,就住在咱们公子家,咱们公子还把道南大宅让出来给他一家居住,一直住了两年呐!所以……唉……有些事实在不好说啊!……”

  我已没有心情再听他们说下去,冲出军营,我在回城的路上策马狂奔,只觉得胸臆间有一团火焰在积聚燃烧,终于要爆开了似的!

  “丹杨乃江东门户,精兵之地,不得丹杨则无以图江东。”耳边回荡着策熟悉的声音,渡江前,我曾听他反复这么说过。可很快地,它被另一个同样出自于策、却显得无比陌生的声音越来越嘈杂地盖过——“我以此众取吴会、平山越已足,公瑾还镇丹杨。”

  雪渐渐地大了,雪花不断落在我脸上身上,丝丝凉意渗入肌骨,胸臆间的火焰却在愈烧愈炽,内外交伐着消融了我一切理智!

  回到家,却发现周瑜已经离开了,再次错过的懊恼轰地化作灼人的气浪,将我一直推到策面前——


  “瑜哥哥要回丹杨?”

  因为愤怒加上懊恼,血冲上我的脸,热烘烘的,我的声音却透出丝丝冷意,如同此刻包裹着我的、被雪泅湿的衣服鞋袜。

  大概是听出我声音中的异样,策从一案的文书中抬起头,未曾开口,先怔了一怔。

  “是你赶他走的,对么?”

  “赶?”我的咄咄逼人似乎令策既震惊又困惑,“这些话你是从哪儿听来的?”蹙起眉头,他问。

  “很多人都在这么说!”我相信这是周瑜手下绝大部分人的看法,因而不假思索地道。

  “很多人?——谁?”

  策蓦然转冷的声音令我的心为之一跳,“怎么?”不甘示弱地,我的声音中蹿起一团火苗,“你还想惩治他们不成?我知道你现在是半个江东的主人了,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

  腾地站起身,我能感受到策压抑着的怒气。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了良久,他慢慢抿紧双唇,复慢慢坐了下去。

  “没想到军中待了几个月,倒培养起你对于军政大事的兴趣来了。”他语声淡淡,“也罢,虽然我觉得这有点滑稽,但我还是愿意解释给你听:丹杨不可有失,周尚虽降,却系被动,镇守丹杨坚实后方,公瑾是不二人选。”

  “原来你是不信任周尚。”我垂下眼睛道。

  “从什么时候起,我在你心中成了这样一个恶人?”沉默片刻,策自嘲似的笑起来,只是那眸心深处殊无笑意,倒是有一点凉凉的东西在颤动着,让我蓦地生出一丝内疚,乃至难受起来。

  我脑子里全乱了,就像里面有两只小雀在叽叽喳喳扑楞着翅膀乱飞,又急又怯又恼的,胸口便憋堵得似要裂开了。

  “我不信任周尚,我赶走公瑾……还有什么?我还做了什么恶事?你不妨一桩桩一件件全说出来!”

  “你攻打舒城,瑜哥哥的家乡!”

  一片叽叽喳喳呜呜嗡嗡的混乱中,我的嘴巴好像全不受自己控制了般吐出这句话。待我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只听“砰”的一声,被策握在手中的一只青瓷杯已被他生生捏碎!

  “呀!”

  惊叫一声,我下意识地扑上前想要看看他的手。策猛一抬头,我便正对上他的眼睛,这是一双在血雨腥风的战场上时时与死神微笑对视的眼睛,然而这一个刹那,这双眼睛里闪射着的又惊又痛又惭的神情猝不及防地刺痛了我,让我猛地意识到,那件事或许不是扎在周瑜心中的、却是扎在策心中的一枚锋利无比的碎瓷片,虽然看不见,可它就扎在那里,一如此刻扎在他手心里的。

  我整个人不由呆住了。

  “来人!”

  不知什么时候母亲出现在身后,目不斜视地越过我,她上前察看策手上的伤口,有条不紊地指挥侍女包扎。她没有对我发怒,我却感受到分明的冷意。

  “回你自己房里去吧,”处理完这一切,她淡淡地对我说,“把《女诫》抄一百遍,背出来。在此之前你就不必出来了,吃饭就在你自己房里,我会让人送去。”

  所以……她是要将我关起来么?!我难以置信地望着她,然后一如往昔地、习惯性地将目光转向策,以期获得他的帮助。却听母亲波澜不兴地对策道,“事到如今,你还要继续放任她么?”

  终于,策避开我的目光,沉默地以另一只手扶着受伤的手。

  慢慢咬住下唇,我闭了下眼睛,扭身回了自己房间。


评论(2)
热度(2)

© 原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