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鸣

遥望建安十三年。

《矶岸赤,江涛白》023 女诫

023 女诫



  不然……我还是逃吧!

  自打传来消息,说母亲今天傍晚就到,紧张得手心冒汗的我便再也抑制不住地转起这个念头来了。

  可逃去哪儿呢?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富春老家比较好,那儿有叔父在,我就是躲个一年半载也无妨。

  叔父名静,字幼台,当年父亲初兴兵时,叔父集合乡里及宗族子弟五六百人以为保障,颇得众人拥护。但他是个恋家的人,因而并未如舅父和几位族兄般随父亲出外征战,而是一直留在富春老家。有别于父亲烈火一般的性情,叔父是个极温和谦恭的人,族中的小孩子们都跟他亲近。尤其是他刚刚得了第四子,取名阿奂,我都还没见过呢!

  然而,一想到叔父的长子孙暠,我又有点打怵。叔父的前面三个儿子分别名叫孙暠、孙瑜、孙皎,其中阿瑜哥哥和阿皎弟弟都像叔父,性情温和,偏偏那个暠哥哥,从小就仗着自己生得牛高马大,总是欺负人,现在虽然成年了,可还是整天一副凶巴巴的样子,让人一见之下便想躲得远远的。

  “唉,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

  “是啊,你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

  霍然回首,却发现策正笑眯眯地站在门口,简直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哼,你还笑!有你这么当兄长的吗?”

  “对,我不会当兄长,阿权会,放跑了你,自己被罚跪了一整夜——”

  “什么?”蓦地瞪大了眼睛,我一瞬不瞬地盯住策,“你是说,为了我的事,权哥哥被母亲罚跪了整整——一夜?”木然竖起一根手指头,须臾间,我只觉得它自指甲盖儿始,倏地结成了一根冰凌,我忍不住便哆嗦了一下。

  见我如此,策拍拍我的肩,似乎在组织着慰问的话了。我却一下子跳起来,冲到一旁开始翻箱倒柜地收拾东西。

  “别告诉我你又要跑啊?”策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惊诧。

  “不跑还等什么?”我一面手忙脚乱一面含混地应着,“母亲对权哥哥尚且狠得下心,何况是我?”

  “那么,你准备跑去哪里?”

  “曲阿我是绝不能待了,我打算回富春老家找叔父去。”

  “看样子你早就计划好了?”

  “未雨绸缪嘛,这可是在军中跟你学的哟!”

  我仍旧自顾自地忙活着,那边厢却长久地没了声音。直到我感受到气氛的骤然沉滞而抬起头,才发现他正肃着脸,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审视的目光看着我。

  “做什么这样看着我?”心头微有一惊,我眨巴着眼睛问。

  策却不马上回答我,就这样肃着脸沉默良久,他开口反问道:“在你眼里,母亲就那么可怕么?”

  “明明是她一直看我不顺眼……好不好?”许是他这神情实在太过陌生,说着说着,我的声音竟不由自主地低了下去。

  又一阵长长的、令人不安的沉默过后,策沉声道:“或许母亲说得对,对于你,不可太过听之任之。毕竟,你是个女孩子。”

  “女孩子怎么了?”低着头,我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

  “女孩子便该遵守女孩子的行为准则!”策蓦地抬高声音,“之前母亲写信来,命我代她罚你抄写《女诫》一百遍,以惩戒你私逃之过,我还不以为然。如今看来,确是很有必要的。”

  “可是,《女诫》——一百遍?”倒抽一口凉气,我睁圆了眼睛,“我看我还是跪一晚上好了。不然,两晚上也行!”

  “你是在同母亲和我讨价还价?”紧绷着脸,策的神情简直可以用冷峻来形容了。

  慢慢咬住下唇,我凝视着面前几乎不认识了的长兄,蓦然一阵说不清是惊惶还是委屈的情绪涌上心头,鼻头便酸酸的了。然后,就在我眼眶中慢慢凝聚起两颗大大的泪珠时,策却终于绷不住他那一张铁板似的面孔而嗤地大笑起来——

  “你呀你呀,终于也有知道怕我的一天了么?”摇头轻叹一声,他伸手拧了一下我的鼻子,“好了好了,只要你肯将那曹大家的《女诫》抄上五遍,我便保证你在母亲面前过关,怎么样?”


  “古者生女三日,卧之床下,弄之瓦砖,而斋告焉。卧之床下,明其卑弱,主下人也。弄之瓦砖,明其习劳,主执勤也。斋告先君,明当主继祭祀也。三者盖女人之常道,礼法之典教矣。”

  “阴阳殊性,男女异行。阳以刚为德,阴以柔为用,男以强为贵,女以弱为美。故鄙谚有云:‘生男如狼,犹恐其尪;生女如鼠,犹恐其虎’。然则修身莫若敬,避强莫若顺。故曰:敬顺之道,妇人之大礼也。”

  “女有四行,一曰妇德,二曰妇言,三曰妇容,四曰妇功。夫云妇德,不必才明绝异也;妇言,不必辩口利辞也;妇容,不必颜色美丽也;妇功,不必工巧过人也。”[1]

  班昭,本朝大文豪班彪之女,班固、班超之妹,通经史,善赋颂,助其兄班固修《汉书》,又著《东征赋》。因其博学高才,常被召入宫中,教授皇后及诸贵人,宫中尊之为师,因其夫家姓曹,故号曹大家。

  可我就不明白了,像她这样一个不世出的大大大才女,好好去修她的史,著她的赋不就得了?干吗闲着没事干写《女诫》这种东西出来啊?尤其她可是班固的妹妹呀,班固可是写出我最爱的《东都赋》的人啊!瞧瞧她写的这些:女人要卑弱,女人要柔弱,女人要处处示弱,什么都弱!——天呐天呐天呐,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抄完了,过关了,母亲满意了,我却胸中块垒积聚,都快能砌堵墙了。尤其在听说策要大张筵席,宴请吴郡名流,权、翊、匡都能参加的时候,我简直又羡又妒,要发狂了。

  在策自西而东向刘繇发起进攻的同时,之前被朝廷任命为吴郡都尉、治钱唐[2]的朱治则由南向北,向吴郡太守许贡发起了进攻。双方在由拳[3]展开激战,许贡大败,逃到南方依附山贼严白虎,朱治遂进驻吴郡郡治吴县[4],暂领太守事。自此,除了西南部的一小片区域,策已基本控制了吴郡。因而出席此次宴会的除了策新近招延的一大票名士,还有吴郡各大名门望族的代表,当真是群贤毕至,雅士云集。

  这样一场盛会,我却只能在一旁干瞪眼,这公平么?当然不公平!哪里有不公平,哪里就会有反抗。悄悄弄出一套匡的衣服换上,我扮成男孩儿,混进去了!



  注释:

  [1]译文:古时,女孩子出生三日后,就让她睡在床下,将织布用的瓦砖作为玩具,并将生女之事斋告宗庙。睡在床下,以表明她的卑弱,地位低下。给她瓦砖,以表明女子应当亲自劳作,不辞辛苦。斋告先祖,以表明她要准备酒食帮夫君祭祀。三者都是女人的寻常道理,礼法的经典教训。

  阴阳之性不同,男女之行亦有差异。阳以刚为德,而阴以柔为用,男子以刚强为贵,女子以柔弱为美。所以有俗语说:“生下像狼一样刚强的男孩,还唯恐他懦弱;生下像鼠一样柔弱的女孩,还唯恐她像老虎。”修身的根本是敬,避强的根本是顺。所以说:敬顺之道,是妇人最大的礼义。

  女子有四行,一是妇德,二是妇言,三是妇容,四是妇功。妇德,不必富有才干,聪明绝顶;妇言,不必伶牙俐齿,辩才过人;妇容,不必颜色美丽,娇娆动人;妇功,不必技艺精巧,过于常人。

  [2]钱唐,今浙江杭州。

  [3]由拳,今浙江嘉兴。

  [4]吴县,今江苏苏州。


评论
热度(1)

© 原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