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鸣

遥望建安十三年。

《矶岸赤,江涛白》013 誓言

013 誓言



  “让我出去,让我出去!”用力拍打着院门,可无论我如何叫喊,那两扇大门都紧紧关闭着,纹丝不动。

  为什么?为什么袁术要把我们关起来?他不是父亲的盟友么?父亲不是为了他才捐躯沙场的么?甚至刚刚听权说,就是他如今占领的这南阳郡,都是父亲送给他的。是的,当初父亲一路从长沙北上讨伐董卓,路过南阳郡时,因郡守张咨道路不治,军资不具,被父亲依军法斩之。恰逢袁术畏董卓之祸出奔南阳,父亲考虑到袁家四世三公的声望,便将南阳郡交给了他。如今父亲尸骨未寒,他就这样对待我们么?策一早已去见他,眼看这会儿天都快黑了,还没有结果么?

  “香儿,你回来。”

  母亲平静如水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回过头,我茫然看着她,立于阶上的她眼窝已深陷进去,这使得她的一双眼睛看上去更大,那里面有哀戚,有忧虑,有疲惫,却独独不见畏怖。然后翊走上来,将我拉回了房中。

  来到南阳的第一个夜晚是一个不眠之夜,却不是为父亲守灵而不眠。躺在床榻上,我眼中的泪珠不断地滚下来,我想念父亲,担心策,在这前所未有的强烈的想念与担心中,还混杂着一种恐惧和迷茫,对这个世界的恐惧和迷茫——它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陌生,这么可怕?

  枕头慢慢地湿透了,坐起来,我将下颌抵在膝盖上发呆,觉得自己像在做一场噩梦,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响起权的声音:

  “香儿,还没睡么?母亲叫我来看看你。”

  “权哥哥……”一见到他,我不禁埋首在他胸前啜泣起来,“袁术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

  他沉默者,然而我能够感受到他胸膛中有一团怒火,在越烧越旺。

  “因为传国玉玺。”终于他说。

  “……传国玉玺?”我睁大了眼睛。

  传国玉玺乃就材于大名鼎鼎的和氏璧,当年秦始皇统一天下,命咸阳玉工王孙寿将和氏璧精研细磨,雕琢为玺,以作为皇权神授之信物,后流传于历代皇帝之手。其方圆四寸,上纽交五龙,正面刻有李斯所书“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篆字。至王莽篡权时,因玉玺由孝元太后掌管,王莽命安阳侯王舜逼太后交出玉玺,太后怒中掷玉玺于地,摔断一角,后王莽令工匠以黄金补之。

  “你是说,父亲得到了传国玉玺?”听了权的叙述,我不由惊讶地问。

  他点点头:“父亲入雒阳后,有士兵发现城南甄官井上有五色气逸出,举军惊怪,不敢汲水。父亲令人入井,竟探得传国玉玺。想是当日十常侍作乱,劫少帝出奔,一片混乱中,掌玺者将其投入了井中。” 

  “父亲没有将玉玺交出去?”

  “交出去?彼时天子早已被董卓劫持西迁,却让父亲将玉玺交给谁?讨董盟主袁绍么?他倒是自己私刻了一枚玉玺!”

  “有这种事?”我简直惊讶得不能自已。

  “想来袁氏兄弟皆有觊觎帝位之心,”权微微眯起眼睛,“袁术应该早就知道传国玉玺为父亲所得,只是父亲在时他尚不敢怎样,如今父亲不在了,他便再也等不及了!”

  “那玉玺现在在哪儿?”

  “暂由舅父和堂兄保管。”

  舅父吴景和堂兄孙贲一直追随父亲四处征战。父亲兄弟三人,父亲行二,大伯名孙羌,叔父名孙静。大伯生两子一女,长子便是孙贲,女儿名宜兰,幼子名孙辅。大伯夫妇双双早逝,彼时孙辅尚在襁褓之中,孙贲哥哥亦父亦兄地将其抚养长大,兄弟二人感情甚笃。宜兰姐姐则在父亲的主持下嫁与曲阿[1]弘咨,弘家是当地颇有名望的大族。而除了孙贲哥哥,还有孙河、孙香两位族兄亦随父亲在军中,被委以腹心之任。

  “所以袁术将我们关起来,就是要逼迫舅父和堂兄交出玉玺?”想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我的呼吸不由急促起来,手抚胸口出了许久的神,我怔怔地问,“那——我们要把玉玺交出去么?”

  权沉默下来,“还有别的选择么?”痛苦而茫然地蹙紧双眉,良久,他说。


  当最后一颗星辰消失在天边,整个世界陷入到黎明前浓重的黑暗中。直到太阳终于透露出第一缕光芒,我听到院门响动的声音——

  “策哥哥!”

  奔过去扑进他怀里,我悲欣交集地哭泣着。站在黎明时分深邃微白的天空下,他目光中是我从未见过的沉毅坚忍,“别怕,没事了。” 他抬手抚着我的头发说。

  举目间只见策身后立着一名与他年纪相仿的少年,一身的富贵逼人,笑起来时却透出几分淳厚——

  袁耀,袁术之子,周瑜自幼相交的好友。原来早在我们到达宛城前,周瑜拜托他对我们一家施以必要帮助的信已经到了,而他自然不会负好友所托。看着他冲我微笑,我却感到一股酸涩由喉间直冲鼻端,眼泪又不争气地滚了下来。

  我们终于见到了父亲的灵柩——在袁耀居中转圜,在策将传国玉玺献给袁术后。直到那具黑沉沉的棺木硬生生撞入我的眼,我才终于确认这一切并不是一场噩梦,父亲真的死去了,在三十七岁的年纪,我们家的天塌了……

  抚棺痛哭中我感到有人拍了拍我的肩,“伯绪叔叔……”我望着兀自泪水横流的桓阶,父亲战死时他正丁忧在家,听到消息便不顾自身安危毅然前往襄阳见刘表,向其乞还父亲遗体,可痛哭中我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本以为一切可以就此结束,我们可以带上父亲余部,将父亲还葬乡里。然而万万没想到,袁术非但觊觎那传国玉玺,更觊觎父亲的数万部曲[2],任凭袁耀苦苦劝说,只允许堂兄孙贲带着数百人马护送我们东下。

  “袁术老儿欺人太甚!兄长,咱们和他拼了!”抹一把眼泪,翊挥舞着双拳对策说。

  “三公子切莫意气用事!”桓阶急忙劝阻,沉吟片刻,他转向母亲道,“夫人,阶有一言,事关明府[3]身后事,不知当讲否。”

  “伯绪有话尽请直言。”拭了拭眼泪,母亲正容道。

  “大约三年前,一日明府与阶小酌时曾言道:昔在吴郡曲阿,见城西有一山,名曰落乌山,其处山灵水秀,他日可作长眠之地。当日阶以为明府乃酒后戏言,兼之所言之事殊为不祥,未宜深谈,之后亦渐渐淡忘了。如今既想起此事,不敢不据实以禀。”

  “……确有此事。”沉思良久,母亲亦想起了什么似的,“当日舍侄女宜兰出嫁曲阿弘氏,送嫁之时,路经落乌山,亡夫确曾言及于此。”

  “原来如此。”桓阶低眉颔首,仿佛经过了一番慎重考虑,“既如此,若将明府安葬于曲阿,未审夫人之意若何?”略停了一下,他忧形于色地道,“恕桓阶直言,明府生前经年讨贼,虽有厚恩于江东,仇家亦着实不少。如今明府部曲皆为袁氏所吞并,夫人与几位公子孤身返乡,阶窃为夫人忧之。”

  “而曲阿有弘氏一门庇护,兼之君理近在江都[4],可保我孤儿寡母无虞……”

  “夫人明见!”桓阶兜首一揖。

  君理是朱治的表字,其人出身丹杨大族,初为县吏,后察孝廉,州辟从事,随父亲征伐,深为父亲所器重。父亲大败董卓入雒阳后,因徐州牧陶谦大为黄巾军所攻,形势危急,父亲遂表朱治行督军校尉,特遣其将步骑兵,东助陶谦。

  “那父亲的几万部曲,就拱手让给袁术么?”翊红着眼睛道。

  “不然还能如何?”未待桓阶出言相劝,却是母亲缓缓摆首道,“你们的父亲不在了……”

  这两日为父亲守灵,舅舅和孙贲、孙河、孙香几位兄长露面时,连我都能感觉到他们在被人密切监视着。而父亲的部将程普、韩当、黄盖、宋谦等,根本连见面都未有机会。

  “我会夺回父亲部曲——”

  一片黯然的沉寂中,策坚忍的声音陡然响起。

  目光一一扫过权、翊、匡,扫过我,扫过桓阶,最终落在母亲因双目渐渐潮湿而显得哀戚却无比欣慰的脸上,策咬牙许下带血的誓言:

  “总有一天,我会夺回父亲部曲,一雪家门之恨!”



  注释:

  [1]曲阿,东汉时属扬州吴郡,今江苏丹阳。

  [2]部和曲本为西汉以来的军事建制,联称泛指某人统率下的军队。东汉末,地方军阀以军事编制部勒所属的宗族、宾客、佃客、门生、故吏,组成武装力量,将有人身依附关系的部曲,变为主将的私属,部曲成了世族大姓私人武装的常用代称。

  [3]明府,“明府君”的略称,汉时用为对太守的尊称。

  [4]江都县,东汉时属徐州广陵郡,今江苏省扬州市江都区。


评论
热度(2)

© 原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