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鸣

遥望建安十三年。

《矶岸赤,江涛白》012 噩耗

012 噩耗



  父亲部将程普的突然到来无疑是令人惊愕的,更令人惊愕的是,他竟然身着孝衣!

  “夫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未开口,他已痛哭失声,“将军助袁公路讨伐荆州刘表,在襄阳[1]城外的岘山[2]遭遇黄祖偷袭,将军……将军他身中数箭,不治身亡了!”

  “什么?!”母亲骇然起身,身子晃了晃,复软软跌坐下去。策不能相信地摇着头,双唇像两片秋风中的枯叶般抖动着,“德谋叔,你……你说什么?”

  程普以额触地,声音因哽咽而断断续续:“进入荆州后,将军一路势如破竹,本已将襄阳团团围困,刘表白天不敢出战,便于夜间派黄祖出城偷袭,复为将军所大败。黄祖窜逃于岘山中,将军求胜心切,匹马孤剑连夜追击,不想为黄祖兵士从竹木间偷袭暗射,殒身于阵前……”

  “不!……父亲!父亲!”

  仿佛惊雷炸响,在哥哥们骤然响起的痛哭声中,我看着泪水如断线珍珠般从母亲紧闭的双眸间汩汩而下——父亲被偷袭暗射,身中数箭,殒身于阵前?耳畔蓦然有羽箭的破空声在呼啸,尖利而杂乱地呼啸着,眼前则慢慢浮现出父亲的面容,在临湘的家门前,我同母亲哥哥们即将启程前往寿春,他抱我上车,“路上要听话呦!”他笑着对我说,然后捏了捏我的脸……下意识地,我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他粗粝手指上的温度仿佛还停留在上面,可是他,我的父亲,已经死去了么?——死去了?不在了?消失了?……自打我有记忆起,他大多数时候都在外征战,陪伴我的时间还没有桓阶多,可我崇拜他,像哥哥们一样崇拜他,每次他出征,我只是等待他凯旋,是的,我英武的父亲,出征必定是凯旋而归的,可这一次,他真的再也不会归来,我再也见不到他了么?!也不知这样一个事实让我震惊多一点,恐惧多一点,还是哀伤多一点,一念至此,我的心像是突然被猛捣了一下,然后“哇”的一声,我大哭出来……

  我在哭泣中迷迷糊糊睡去,又在哭泣中迷迷糊糊醒来。我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有风,有黄沙,有如血的残阳和一团团黑色的狼烟。我在奔跑,一个人在荒原上奔跑,我想要逃离这陌生可怖的地方,却遍寻不着出路。忽然间,我看到一个策马的身影远远驰来,随着那身影一点点由模糊变得清晰,我忍不住激动地大喊:“父亲——!”然而,就在他刚刚举起手臂,向我招手时,一片箭雨骤然破空而来,尖利的呼啸声中,他甚至还没来得及挣扎,就应声从马上跌落……

  “不——!”双手捂住眼睛,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那种窒息的感觉迫使我离榻冲向窗边,一把推开了窗子。

  猝然闯入的夜风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我望着洒落院中的一地冷月,蓦地,发现前方立着一个孤独沉默的背影。

  “策哥哥,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走过去,把头贴在策胸前,我的眼泪又汩汩流下来。双唇紧闭,他默默无言,只是把我紧紧搂在怀里。

  如果这一切是真的——怔忡了一阵,我不禁微微颤抖起来——那我们今后该怎么办呢?我忽然好害怕,抬起模糊的泪眼,我想要从策的眼中寻找答案,却发现周瑜不知何时已来到我们身旁。

  与策并肩而立,周瑜亦静静地不发一言,他就这样陪伴着我们默立中庭,一任夜间的风露打湿衣裳……

  风吹散了密布的阴云,却吹不散浓稠的别绪。同样是这座石亭外,时隔两年,相遇变成了离别。

  “香香,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呢?”

  “不会太久的,珊珊,我会回来找你的。”

  亮晶晶的泪珠顺着我和珊珊的脸颊滚落到我们相握的手背上,我们都有些哽咽难言。而在另一边,策与周瑜相顾默立,久久无语,只有风徐徐穿过木叶,发出沙沙的响声。

  其实我不太确定什么时候才能和珊珊再见面,此时我们全家人心急如焚的,只是尽快赶到袁术所在的南阳郡[3]郡治宛城,去迎接父亲灵柩。其实直到此刻,我还是无法接受父亲已经不在了的事实。而对于失去了父亲的将来,眼前则是一片惨白的混沌。

  “此弓赠与兄长,愿吾兄此去积功兴业,事得其机。”

  举目间见周瑜双手捧过一张雕弓,策接过,用手指轻轻抚过上面精雕细刻的纹路,良久,抬眸直视周瑜的眼睛:“阿瑜,你可知我心中所想?” 

  静然回视着策,周瑜低缓却异常清晰地道:“收兵吴会[4],荡平荆襄[5],承先侯之鸿志,报先侯之血仇!”

  “你果然是我的知己!”策激动起来,略停了一下,又现出懊恼的神色,“然而我此刻脑中纷乱,全无半点头绪!”

  “此非一时之事,还需从容谋划。”

  点点头,策举目望向天际纷乱的流云,恰于此时,几声雁鸣萧萧而来,乱云深处,但见一只孤雁凄惶地拍打着翅膀,像是失了群的样子。

  “既有知己以良弓赠我,我便问天买上一卦!”策凝神片刻,忽地挽弓在手道,“孙策此去,若所愿得偿,则射落此雁!”

  可就在羽箭即将离弦的一刹那,周瑜忽然伸手相阻,握住了箭杆——

  “阿瑜,你?”

  策面露惊愕之色,周瑜的一双眼睛却闪耀如寒星,“凡行占卜,是以决嫌疑,定犹豫。然则吾兄何所嫌疑,复何所犹豫?”顿了顿,他庄容道:

  “成事在人不在天!”

  目光闪动着,策定定地望着周瑜良久,连日来深锁眉间的沉郁终于渐渐被激扬驱散——

  “立志在我,成事在人!”神色间重现昔日的明快果决,策目光如炬地看住周瑜,“阿瑜,届时你可愿助我一臂之力?”

  微扬下颌,周瑜用同样的目光看住策,“吾兄何必多此一问?”

  马车上的铜铃摇摆起来,绵绵不绝的清脆伴着声声“珍重”一下一下敲打着我的心。

  “珊珊,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掀开车帘,我探出头去,目视两年的亮丽时光随着舒城一起缓缓后退,渐行渐远,只有周瑜衣裾翻飞的样子定格在脑海中,定格在记忆里……

  然而,刚刚进入宛城,尚未见到父亲灵柩,我们便被袁术扣押起来了。



  注释:

  [1]襄阳,东汉末荆州州治,今湖北省襄樊市。

  [2]岘山,据《方舆纪要》:“岘山在襄阳府城南七里。”

  [3]南阳郡,东汉时属荆州,治所在宛县(今河南省南阳市),辖境约当今南阳市地域,及鲁山、叶县、舞阳、栾川的一部分和湖北的随州、枣阳一带。

  [4]吴会,指扬州的吴郡和会稽郡。当时的扬州,包括九江、丹杨、庐江、吴郡、会稽、豫章六郡,治所在九江郡的寿春。今日的扬州在东汉末年属徐州,称广陵郡,江都为其首县。

  九江郡,治寿春(今安徽寿县),辖今江苏省淮河以南及安徽省淮河以南地区。

  丹杨郡,治宛陵(今安徽宣城),辖今江苏西南部、安徽东南部以及浙江西北部的部分地区。

  庐江郡先治舒县(今安徽庐江县),后治皖县(今安徽潜山县),包括今天安徽西部中部及河南东南部湖北黄梅一带。

  会稽郡,治山阴(今浙江绍兴),辖浙江钱塘江以南地区和福建地区。

  吴郡,治吴县(今江苏苏州),辖今江苏南部和浙江北部。

  豫章郡,治南昌(今江西南昌),辖境大致同今江西省。

  [5]荆州,包括南阳、南郡、江夏、零陵、桂阳、武陵、长沙七郡。刘表任荆州刺史时,以南郡所属的襄阳为治所。

  南阳郡,治宛县(今河南南阳市),辖境相当今南阳市地域,及鲁山、叶县、舞阳、栾川的一部分和湖北的随州、枣阳一带。

  南郡,治江陵(今湖北荆州市),辖今湖北省中部和西部。

  江夏郡,治夏口(今属湖北武汉),辖今河南、湖北各一部。

  零陵郡,治泉陵(今湖南永州市零陵区),辖境约当今广西桂林市、湖南省永州市及邵阳市、衡阳市的一部分。

  桂阳郡,治彬县(今湖南彬州),辖境约当今湖南省桂东、郴州、嘉禾、宁远、道县以南,广东省连县、乐昌及广西壮族自治区兴安等县。

  武陵郡,治临沅(今湖南常德西),辖境约当今湖南省沅江流域以西,贵州省东部,湖北省长阳、五峰、鹤峰、来凤等县,重庆市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和广西壮族自治区龙胜各族自治县。

  长沙郡,治临湘(今湖南长沙),辖今湖南省中部。

评论
热度(4)

© 原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