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鸣

遥望建安十三年。

《矶岸赤,江涛白》105 烈焰焚江(下)

105 烈焰焚江(下)


  一声江鸟的鸣叫,被似有若无的风送来,像一道剑波划破暗夜之纱,纱幕无声飘落,人也从黑沉沉的睡梦里苏醒。

  走出船舱,深深深深地吸一口气,才发现空气竟如此清新,天空竟如此明净,拂过肌肤的不再是难耐的灼热,吸入口鼻的不再是呛人的浓烟,似乎只是做了一个梦的工夫,却恍如隔世。

  举目四望,才发觉自己竟置身于“瀚翔”楼船之上。赤壁交战之夜,周瑜所率皆蒙冲、斗舰等轻锐战舰,“瀚翔”楼船并未充作前锋出战。揉搓额头,我却良久想不起自己是何时转置于此,直到无意中摸到自己右鬓一缕被迸溅的火焰燎到而烧焦的头发,那一片令人窒息的滚滚热浪,恍然间重又扑面而来——

  那是巴丘湖[1],当我军前锋一路追歼残敌至此时,横亘眼前的竟是一片赤焰翻滚的火海。眼见自己的大军土崩瓦解,心知大势已去的曹操竟下令点燃了停泊在湖内的千艘余船!

  巴丘湖位于长江南岸,其时东南风急,推动着那片翻滚的火海不断向我们蔓延扑袭。飞溅的惊涛撕扯着空气,在高温的蒸腾下扭曲呻吟;灼灼热浪炙烤着人面,整个天地都在视野中乖张地摇摆浮沉。

  猎猎狂风中,蓦然心惊的人们几乎是下意识地回首找寻主帅身影。

  熊熊火光中,周瑜镇定自若,淡淡一扬眉,所有的喧嚣全都远退。

  掌旗官、司号官将主帅指令毫无迟滞地传达各舰,烈焰怒张,浓烟蔽天,却丝毫无法阻挡江东儿郎们的一往无前。

  在距江陵百余里的鹤穴,北军最后一只斗舰被击沉于茫茫大江。震天动地的欢呼声中,鲁肃所率后军胜利与前军会师。

  会师聚将于“瀚翔”楼船上,鲁肃满脸掩饰不住的亢奋与狂喜——甚或,还有一点点不敢相信。可谁不是呢?谁不是呢!我们打败了曹操!那个诛吕布、灭袁术、收袁绍、定刘表,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治水军八十万众”汹汹而来誓欲踏平江东的曹操!这简直像在做梦!

  然后我就真的倒下去做梦了,和许许多多战士们一样。经过连续数日不眠不休的作战,从高度紧张的战时状态骤然松弛下来,疲乏立刻像一张从天而降的大网兜头将人罩住。许多战士顾不得正汩汩冒血的伤口,顾不得衣甲脸膛黑红一片燎泡血汗沟壑纵横,就这样倒下去睡着了。

  这种做梦一样的不真实感甚至一直持续到当下,长长地睡了一觉的我依然有一种踏在云端的感觉,软软的,飘飘的,生怕一眨眼便一下子从上面栽下来。

  太静了,太安静了,这简直不像话!哦不,是“瀚翔”楼船太高了,太大了,不像那条充当临时帅舰的轻装斗舰,脚踩在甲板上,你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江水哗哗流动的韵律,偶尔激起一个浪花,呼啦啦扑到你脸上,那冷冰冰、湿漉漉的感觉像在时刻提醒你,一切都是真实的。

  是真实的,是真实的吧?他——周瑜会向全天下宣告,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吧?

  迈开步子,疾步而行,继而奔跑。半披的头发在风中飞扬,像我飞扬的心绪;双脚踏在甲板上,发出“咚咚”、“咚咚”的响声,像我的心跳,“怦怦”、“怦怦”,一下下清晰极了。

  从所在的二层跑到底层——没有,他不在这儿。扭头再跑回去,一层层跑过去找寻,在最顶层的雀室外,我终于看到他——头顶是茫茫广宇,脚下是悠悠逝水,浩浩长风中,他正凭栏远眺。

  “……我们赢了。”

  极力控制住紊乱的气息,我说。

  回过头,他静然目视着我,正是旭日初升的时刻,漫天漫江绚烂的华光被他一个人占据;江风浩荡,战船箭一般行驶,他的衣袂、纶巾,一切的一切全都呈现出一种飞翔的姿态——

  “是,我们赢了。” 

  “我们赢了!”

  像是还不能完全肯定,大声地,我再次说。

  略一低眉间,他唇角扬起,继而傲然地:

  “是!我们赢了!”

  仰起头,我突然很想对着头顶庞大的天空大叫,用最最响亮、最最激越的声音放开喉咙大叫:我们赢了!是的,我们赢了!我们真的赢了!

  “弹琴吧!”重新凝定他,我用无比激动又极力克制却终究克制不住的声音说,“弹琴吧!——我想听你弹琴!”

  “老夫也很想呐!”

  直到这一刻,我才发现黄盖半坐半卧于檐下的阴影里,正对着我虚弱地笑。

  “……黄老将军!” 

  举火那夜,黄盖在指挥所部冲入北军营寨时身中流矢,堕入冰冷的大江。一片混乱中有士兵将他救起,然而黄盖重伤之下辨不清面目,那士兵匆匆将他安置在厕床中便又转身去厮杀。黄盖认出这是韩当坐舰,竭尽残存的力量呼一声“义公”,韩当辨出他的声音,哭泣着上前解易其衣,又派人驾走舸送他去后军,这才使他死里逃生。

  此刻,望着黄盖烧焦的须发、苍白的脸色,我蓦地喉口堵塞说不出话。脑海里只是反复浮现出昨日的一幕——当周瑜聚将于“瀚翔”楼船,强自起身的黄盖在鲁肃搀扶下蹒跚而至时,周瑜倏尔上前大礼相拜,一霎时,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不禁热泪长流。

  “讨逆将军在日曾多次与我等说,公瑾之《长河吟》曲高妙宏逸,有绝尘之迹。奈何老夫福薄,从未得聆雅音!”

  黄盖慈霭的笑声中,那个名号、那支琴曲、那些渺远成梦境的往昔就这样被猝然唤起,一下一下,叩击着心房。

  微微仰首,将目光投向虚空,周瑜的声音亦显得渺远了:

  “多年不曾操缦,怕已生疏了。”

  下一刻,我已三两步冲上旗台,抓起旗子,向紧邻的甘宁坐舰急速打着旗语。

  “琴!你的琴——”我大声喊着。

  而甘宁傻愣愣站在那里,良久,才像是懵懵懂懂明白过来,转身进了船舱。

  “嘿嘿,莫不是又有人想听我甘宁弹琴?”很快,他来到“瀚翔”楼船上,抱着那张出自蜀中名师之手的琴,颇有些自得地笑。

  脊背猛地漫过一阵恶寒,我一语不发劈手将琴夺过。他再次愣住,直到周瑜端然坐于琴案后,一手轻拨琴弦,一手旋动琴轸,细细调弦定音,他才恍然大悟地慢慢张大嘴巴——

  琴轸旋动时发出细细的、沙沙的响声,在这蓦然寂静的时刻,像是旋动了开启旧日之门的钥匙,念念不忘的人,镂心刻骨的事,徐徐重现眼前。

  “铮——琮——”

  那琴音开始很轻,很沉静,宛如一颗苇叶上的露珠滑落水面,轻轻的“叮”的一声,沉睡中的江水轻轻一颤,细细的涟漪漾开来,扰动了晨曦。

  渐渐地,琴音明亮了起来,那是江水滚滚东流的音色,浪花与浪花彼此呼唤着,奔向那徐徐东升的旭日,散发出令人目眩的金色光芒。

  倏尔琴音一转,风乍起,漫天芦花纷扬,如雾如雪。一只孤鹰平掠过苇丛,宽大的羽翼一振,便如一支黑色利箭般穿破雪雾,直刺蓝天。

  琴音再变,铮铮锵锵如急流翻卷,如惊涛拍岸,如喊杀阵阵,如金戈声声。随着琴弦急促震动,你仿佛看到千帆遮云,看到万舰争渡,看到射江流血,看到火光横绝……

  周瑜的指尖在丝弦上滑动、捕捉、追寻,长江的浩荡波流仿佛不是奔腾在脚下,而是奔腾在他指尖,流入我心湖,涌上我眼端——涌上此间千万人的眼端。

  琴音回荡,船舰冲波逆浪,人们的心在随着琴音、随着船舰奔腾驰骋——

  前方,江陵。



  注释:

  [1]巴丘湖,今洞庭湖。

评论
热度(8)

© 原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