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鸣

遥望建安十三年。

《矶岸赤,江涛白》101 说客(下)

101 说客(下)



  天助我也,天助我也!蒋干的辩才我算见识过了,虽说以周瑜的言议英发完全可以对付他,但我江东大军的主帅与他一个江北来的说客争胜于口舌之间,那未免太不像样子。我正愁找不到得力之人,这不,这个人就来了!

  虞翻,此人在我眼里,实在是个“神”级别的存在——神通广大的“神”,也是神经兮兮的“神”。虞氏是会稽大姓,虞翻的父亲虞歆曾任日南太守,他本人则本是前会稽太守王朗任命的功曹,策打败王朗后,复任命他为功曹,待以交友之礼,并亲至其家拜访。建安四年时便是他以言辞游说华歆,才使得策兵不血刃地拿下豫章。策去世后又是他婴城固守,逼退了想要趁丧夺取会稽的孙暠。后来朝廷征召他为侍御史,他不去;曹操辟召他为掾属,他干脆说:“盗跖欲以余财污良家邪?”严词拒绝。

  这一切当然都是建立在他的“神通广大”上。其人博学洽闻,精于易学,曾作书与孔融,并示以所著《易》注,孔融答书曰:“闻延陵之理乐,睹吾子之治《易》,乃知东南之美者,非徒会稽之竹箭也。又观象云物,察应寒温,原其祸福,与神合契,可谓探赜穷通者也。”这只是文的,武的,他除了善使长矛,更生了一双“飞毛腿”,步行一日可达两百里,非但吏卒无人能及,更可直追战马。

  不过有本事的人大约都比较难搞。且不说他拒绝曹操辟召的那番言辞,当初策为展示我江东地灵人杰,曾欲令他出使许都,交见朝士,以折中原妄语儿,谁知他竟不肯去,只好改派张纮。后来策提起这件事,他竟大言不惭地道:“翻是明府家宝,而以示人,人倘留之,则去明府良佐,故前不行耳。”自恋到这种程度,真让人受不了!也就只有同样自恋的策能容忍他,闻他此言,非但大笑着表示赞同,更盛赞他是“吾之萧何”。

  人与人相交,大概是需要些缘分的。权与他可就没有这般投契了,甚至于,可以用互相看不顺眼来形容。虞翻性情疏直,常犯颜谏诤,又性不协俗,是以多见毁谤。近几年来越发“神经兮兮”,而有故意找茬的趋势,每每撩拨得权怒火中烧,他却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这次之所以会摊上这么个“美差”,想是故态重萌又气得权不轻,才被远远打发至此。难道真的是,天才与疯子往往只有一线之隔?然而,哪怕他再“疯”,因其才干,我却始终无法对他生出嫌恶来。并且据我所知,除了周瑜,吕蒙也与他私交甚笃。张纮更是为他说话:“虞仲翔前颇为论者所侵,美宝为质,彫摩益光,不足以损。”

  跟虞翻交代完毕,我又对甘宁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地布置一番。转眼三日已过,到了第四日,照例五更擂鼓后,各营起床梳洗;听号声二遍,应点人数;再听擂鼓并看升旗,各营开门提水造饭。我早早收拾停当,但听得中军鼓起便起身前往中军帐,果然,蒋干已经到了。

  周瑜并诸将皆衣甲鲜明,剑佩锵锵,一派英风飒气炫人眼目。蒋干站在一众人中,虽葛巾布袍,却谈笑自若,挥洒自如,仿佛这里并不是杀气腾腾的敌方军营,三天来他也并未遭遇任何不快,倒让我生出三分敬佩来。

  朗笑声中,周瑜携手蒋干,参观军营,行视仓库、军资、器仗,一路行来,但见军士雄壮如虎,军资堆积如山,蒋干不由啧啧称叹。此后一行人来到大江之上,接下来,我将让蒋干“好好”领略一番我江东健儿风采,保证终生难忘。

  “子翼,请!”

  周瑜邀蒋干登上“瀚翔”楼船,我手执令旗向周瑜请令,他微笑着点一点头,我便站上旗台,抬臂举起令旗。随着令旗轻挥,嘹亮的号角破空而起,已守候多时的将士们依照指令纷纷趋船向“瀚翔”号靠拢,一霎时,真是个旌旗猎猎蔽天拂日,战鼓隆隆江沸山摇。

  集结列队完毕,令旗一劈,各部霎时偃旗息鼓,静如止水。如此威武雄壮之师,令则行,禁则止,如臂腕之使指,如百体之从心,观者敢不由衷赞叹?斜目一瞥,见蒋干颇识时务地屏息静气,神色间流露出激赏,我不由轻轻扬起唇角。

  令旗再展,各部变阵,江面重又沸腾起来。阵型变换间,甘宁所部似一柄尖刀缓缓突前。阵型的变化太过令人眼花缭乱,这一异动,不通军事的蒋干丝毫未有察觉,就像他丝毫未有察觉刚刚还在他身边谈笑风生、向他讲解各种阵法的周瑜已悄然下了船。

  唇际的笑意倏尔扩大又倏尔隐去,我将手中令旗霍然前指,再“唰”地于空中划出一道优美弧线——

  “杀呀——”

  骤然之间,位于阵型最前端的甘宁所部亮出长矛、抡起环首刀,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瀚翔”号扑来!但听得画角鼙鼓急如骤雨,杀声阵阵摧人肝胆。不过是一眨眼的工夫,他们已扑至“瀚翔”号脚下,若非楼船太高,攀爬上来尚需一定的工具和时间,他们肯定已将船上之“敌”撕成碎片了!

  对待敌人,要像严冬般残酷无情!站在我的位置,可以清晰地观察到他们个个须发尽竖,睚眦欲裂——眼神要狠,出手要稳,目标要准——这是我事前的要求,此刻看来,他们的表现比我预想的还要出色!

  拿眼尾扫了扫蒋干——奇怪,面对这群如狼似虎的、摆明了是冲他来的江东健儿们,他竟没有被吓得瘫倒!我本以为,他至少会颤三颤、抖三抖,然后颤颤巍巍、东望望西望望地寻找周瑜——他竟没有动!是的,纹丝不动!

  甘宁已一马当先地攀上船栏了——蒋干依然不动,躲都不躲!

  然后,就在甘宁举起环首刀,做戏做全套地把一双牛眼瞪成牛铃,哇哇大叫着作势欲劈时,我猛力一挥令旗,一切戛然而止。

  “好!”我忍不住先在心里赞了一记。谁说文人无用?看看我们的子翼先生,就勇敢得很嘛!

  我走下旗台,下定决心要以无比诚恳的态度对他表示最诚挚的赞美与慰问,甚至于,我都想为自己的所作所为道歉了。然而,当我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他身旁时,却发现情况有异!

评论
热度(3)

© 原鸣 | Powered by LOFTER